卡尔·罗杰斯:成为自己意味着挑起自己的责任

文/卡尔·罗杰斯

摘自《成為一個人:一個治療者對心理治療的觀點》

译/宋文里

×××

在成为一个人的过程中,还有另一道潮流显然和人在做选择、决定、或评价性的裁判之根源或枢纽有关。这个人会渐渐觉得:此一评价的枢纽乃是内在于自身之中。他会愈来愈不必仰赖别人的赞同或反对;不必靠别人来制定生活的标准;不必依别人的眼色而作选择与决定。他能分辨:选择端赖自己;对自己而言,该问的问题只是:“我的生活方式是否能深令自己满意?是否能真正表现我自己?”而我认为这也许才是富有创性的人最为重要的问题。

让我对此稍作说明,也许有助于了解。我想摘录一小段咨询的谈话,对象是位年轻的女研究生。起初,她对许多问题都很困惑,而且曾经有寻死的念头。在面谈过程中,她发现了一个感觉,就是她有强烈的欲望,想要依赖,想让别人为她的生命带路。她对于那些不能给她充分指引的人,都会表现很强的批判性。她把她的教授一个一个点出来,说他们教的东西没有一点是有深义的。后来,慢慢地,她才晓得,她的困难是她打从开头就没有参与这些课程。接下来就是我要摘引的部分。

我想,你会发现,这段摘录可以告诉你:以体验来接纳“评价的枢纽乃在于人自身之中”是什么意思。这段面谈是咨询的后期。这位女士开始明白:也许她的教育中有所短缺的地方,她自己也该负责任。

案主(以下简称主):好啦,我在怀疑我是不是老在那里打转,东搞西搞,拼拼凑凑,一样也没抓牢,没有真的进到里面去。

治疗者(以下简称疗):也许你所得到的就是这里一瓢、那里一瓢,而没有在一个地方深入的挖下去。

主:唔哼。所以我才说——(慢慢的,非常深思地)好,就凭这种基础啊,那真是全看我的了。我是说,在我看来,那是在明显不过的:我不能仰赖别人来给我教育。(很轻地)我真的该自己去做就行。

疗:你真的开始走回家了——世间只有一个人可以教你——你体认到:也许不会有别人来给你教育。

主:唔哼。(长长的停顿——她坐在那里思考)我有怯场的各种毛病。(轻轻地笑笑)

疗:怯场?觉得这是让人害怕的事情,你是这个意思吗?

主:唔哼。(很长的停顿——显然是在和她自身的感觉拼斗)

疗:还想不想再多谈谈你刚才的意思?你说你真的有怯场的毛病?

主:(笑)我,唔——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很知道。我是说——我好像真是断了线了,(停顿)好像我很——不知道——站在劣势的一点上,很脆弱,可是我,唔,是我提起这点的,唔,简直就像我没说,是它自己跑出来的。好像是——反正是我放出来的。

疗:几乎不属于你。

主:哈,我觉得很吃惊呢。

疗:好像是,“老天哪,是我说的吗?”(两人都爆出两声轻笑)

主:真的,我没想到从前我有那样的感觉。我有——唔,我真觉得好像我说的,唔,是真的属于我的。(停顿)或是,唔,(十分困惑)觉得好像我有点有,唔,不知道。我感觉到我有力量,不过,我又觉得——我知道那是真有点可怕的,怯场。

疗:也就是说,你是不是说:讲出那种话会同时让你觉得感觉到,讲出来,感觉到有力量,但同时又对你所说的,感到害怕,是不是这样?

主:唔哼。我在感觉。举个例子,我现在里边正在感觉这种东西——像是一种冲高的浪头,一种动力,一种冒出来的东西。好像什么又大又强的东西。不过,唔,刚开头时几乎像是一种胜利的感觉,像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像是被切断——有种到处都在支持我的东西被切断了。

疗:你觉得那是一种很深、很强的东西,往前冲,但同时觉得好像你在讲的时候,就把支持你的东西都切断了。

主:唔哼。也许那是——我不知道——一种形式的困扰,我想我一直都在套这种模式。

疗:而这个相当重要的模式,被抖松了。

主:唔哼。(停顿,然后谨慎而自信的)我,我想——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接下来我就该开始做更多知道我该做的事情……我必须做得事情真多,在我的生活中好多条路我都得弄出新的走法,但——也许啦——我可以看着我自己在一些事情上做得比以前好些

我希望这位段摘录可以令读者感受到:作为一个独特且可以自负自责的人所体验到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同时也可以感受到:当一个人挑起这种责任时,常会有一股不安之情伴随而生。承认“我就是选择者”和“我就是为自己的体验而决定其价值的人”是既能令人生机活现,也令人惶惶不安的。

成为一段过程的意愿

我要为这些摸索挣扎以成为自己的人,指出最后一个特征。那就是:这些人好像宁可成为一段过程而不愿只是个成品。当他开始进入治疗关系之时,他会希望达到某一个固定的状态:他希望到达的是:“问题已获解决”或“工作甚有效率”,或“婚姻十分美满”等等确定的终点。但在自由无碍的过程中,他会倾向于放弃这么固定的目标,而逐渐接受一种更能令自己满足的认知,那就是:他本身并不是一个固定的东西,而是一段形成的过程。

有位案主在治疗要结束的时候,用一种相当困惑的口气说:

“我还没有把自己整个地整合好、组织好、还没弄完,不过我只是觉得乱乱的,而不是不敢去做,因为我已经相信这应该是一段连续不断的过程……我觉得很兴奋,有些时候也会心情不好,但能觉得自己正在行动中,这实在很能鼓舞我;我很清楚自己已经上路了,虽然有些时候也不怎么完全明白要去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一段描述说明了这个人接受他自身之为一种“形成之流”而非一种已经完成的产品。那意思是说:一个人乃是一流动的过程,而不是定着或停滞的物体;是滚滚不休的变化,而不是一堆固体材料;是各种潜能之不断变化的组合,而不是一组定量定性的人格特质。

我还可在举出一段话来说明这种流变不止的存在生活之特性:

“这整列不断发生的体验,还有我在其中所发现的各种意义,好像把我推向一段航程,我觉得又高兴又有点害怕。走这段路好像是让我的体验来载我,而它的方向显然总是向前走的——这目标呢,我现在只是努力要了解目前所体验的意义,所以对于长远的目标还只能模模糊糊的指认。我的感觉好像是在体验的乱流中漂浮,但最令人着迷的是,我有可能可以理解这种变动不居的复杂体验会有什么意义。”

结语

我方才试着要告诉各位的是:过去和我有过治疗关系的人,在他们奋力挣扎着成为自己的过程中,他们的生命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我尽可能详实的描述了这个成为一个人的过程中所包含的种种意义。我肯定:这种过程并非只在心理治疗中才会发生。我也要说:我所看到的并不够清晰和完整,因为我对于那些体验的认识和了解也是不断变化的。我希望诸位能将这些描绘视为,目前暂有的一幅草图,而不是最后完成的作品。

我之所以要强调它的暂时性,至少有一个理由是因为我希望我能清清楚楚的表达,我不是在说:“这就是你们该变化的样子;这就是你的目标。”我所说的毋宁是:这些乃是我和我的案主们在共同体验之中所共享的一些意义。也许这一幅关于他人之体验的图画会给你们一些启示,甚至为你们的体验显现出更多可能的意义。

我在前文指出:每一个人所问的问题总是双重的;一方面他在问:“我是谁?”另方面他又问:“我怎样才能变成我自己?”我也说过:人在有利的心理氛围中,会发生一种形成的过程;人可以把自己一向用以面对生活的假面具一张一张地抛弃;他可以完全体验到他自己之中的一些隐而未现的层面;他会发现,在这些体验背后躲着一个陌生人,他躲在层层的面具之后,而他竟然是自己。我已经试过把这样一幅画书拿出来,让诸位看到:一个展现自身的人会有哪些特别值得注意的属性;

这样一个人如何对于他的有机官能的所有因子都能更为开放;这样一个人如何发展出对自身之有机官能的信任,并用它过感觉敏锐的生活;这样一个人如何接纳他自身之内即具有评价枢纽的事实,而不必仰赖别人告诉他好坏;这样的人会学习以参与的方式过生活,他参与在一个流变不止的过程中,而他可以在这种体验之流中不断发现自己的新面目。

我所看到的,成为一个人的形变过程中,所含有的一些因子,就是这些。

(前文可点击:卡尔·罗杰斯:心理咨询可以帮助我们成为真正的自己)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