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洛梅:人要现实地接受世界中的一切,也就是接受自己的命运。

s

文/罗洛·梅,“美国存在心理学之父”

摘自/《自由与命运》

×××

当我说,根据我的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同事们以及我自己的临床实践,20世纪中期人们的主要问题是空虚,这样说听起来可能会让人觉得吃惊。我所说的空虚不仅指许多人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而且还指他们通常对于自己的感受没有任何清晰的概念。当他们谈论缺乏自主性或者哀叹自己无力作出决定时,事情就会立刻变得非常明显,即他们潜在的问题是,他们对于自己的欲望和需求没有明确的体验。因此,他们感觉到自己会这样或那样地摇摆不定,会带着痛苦的无力感,是因为他们感到空洞、空虚。

例如,促使他们前来寻求帮助的主症状或许是,他们的爱情关系总是破裂,他们不能完成婚姻计划或者他们对婚姻伴侣不满意。但是他们没谈多久就会清楚地暴露出,他们希望婚姻伴侣(无论是现实的还是理想的)来填补他们内心的某种欠缺和空虚;并且他们会因为他或她不能做到这一点而感到焦虑和愤怒。

通常情况下,他们能够流利地谈论他们想要的东西——成功地完成大学学位课程、找到一份工作、恋爱、结婚、供养家庭——但很快这一点就会凸显出来,即他们正在描述的是其他人——父母、教授、老板期望他们做的,而不是他们自己想要做的。

20年前,这些外在目标会得到认真考虑,但现在人们即便在谈论时也能意识到,事实上父母和社会并没有向他们提出所有这些要求。至少从理论上讲,父母会一次又一次地对他说,他们给他自由,让他自己作出决定。而且个人自己通常也能意识到,追求这些外在的目标对他并没有帮助,而只会让他的问题变得更加困难,因为他对于自己的目标几乎没有信心或现实感。正如有一个人所说,“我只不过是许多镜子的集合,反映了其他所有人期望于我的东西”。

在过去的几十年,如果一个前来寻求心理学帮助的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感觉到什么,那么我们通常就可以假定,他想要的是某种相当确定的东西,例如某种性的满足,但是他不敢向自己承认这一点。正如弗洛伊德所清楚阐明的那样,欲望就在那里;所需要做的主要事情是,清除压抑,将欲望带进意识当中,并最终帮助病人能够在与现实相符的情况下满足他的欲望。

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性的禁忌已经大为消弱;如果有人仍对此抱有怀疑的话,金赛的报告会让他非常清楚这一点。对于那些没有被告知有其他问题的人而言,不用费很大的劲儿就能够找到性满足的机会。而且,人们现在前往治疗的性问题也很少是与社会禁忌本身之间的冲突,而更多的是因为自己内在的缺失,例如缺乏力度或者是不能以强烈的感觉对性伴侣作出反应。换句话说,现在最常见的问题并不是关于性行为的社会禁忌,也不是对于性本身所产生的罪恶感,而是这样一个事实,即性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一种空虚的、机械的、空洞的体验。

许多人都可以从自己的内在体验中说出艾略特于1925年写下的预言:

我们是空洞的人

我们是被塞满了的人

相互倚靠在一起

脑中被填满了稻草。唉!

有形状却没有形式,有影子却没有颜色,

瘫痪了的力量,有姿势却没有动作;

……

也许一些人会猜想,这种空虚,这种对于知道自己的感受或需要的无能为力,是由于这一事实而引起的,即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确定的时代——一个战争的时代、征兵的时代、经济变动的时代,无论以何种方式来看待,我们将要面对的都是一个不安全的未来。因此,难怪人们不知道该如何订出计划,并感觉一切都是徒劳无益的。但是,得出这个结论过于肤浅。正如我们在后面将要阐明的那样,这些问题比那些引起它们的外在机缘要深刻得多。而且,战争、经济巨变和社会变化实际上与我们所讨论的心理问题是我们这个社会同一种潜在情势的症状。

还有一些人可能会提出另一个问题:“也许那些前来寻求心理学帮助的人们真的感觉到了空虚和空洞,但是难道这些问题不是神经症问题吗?难道它们并不一定适用于大多数人吗?”诚然,我们将会这样回答,进入心理治疗师和精神分析学家的咨询室的人并不能代表所有人。大体上说来,他们是社会传统的掩饰和防御方式对其不再起作用的人。他们通常是社会中更为敏感、更具天赋的成员;他们需要得到帮助,从广泛的意义上说,是因为相对于那些“适应良好的”能够暂时掩盖自己内在冲突的市民而言,他们不能成功地将这些冲突合理化。

那些在为内部整合而斗争的过程中前来寻求心理治疗帮助的人——为我们认识社会心理表层之下的冲突与紧张提供了一个具有启迪作用且意义重大的晴雨表。我们应该认真地对待这个晴雨表,因为它是那些尚未爆发,但也许很快就要在社会中广泛爆发的混乱与问题的最佳索引之一。

存在感是通向人的内心世界的核心线索。看待一个人,尤其是其心理健康状况如何,应当视其以对自身的感受而定。存在感越强、越深刻,个人自由选择的范围就越广,人的意志和决定就越具有创造性和责任感,人对自己命运的控制能力就越强。反之,当一个人丧失了存在感,意识不到自我的存在价值,就会听命于他人,不能自由地选择和决定自己的未来,就会导致心理疾病。

人的存在始终是现实的、个别的和变化的。

人一生下来,就存在于世界之中,与具体的人或物打交道。换句话说,人是被抛到这个世界上的,人要现实地接受世界中的一切,也就是接受自己的命运。

现代人把性从爱中成功地分享出来,在性解放的旗帜下放纵自身,却遗忘了爱的真正含义是与他人和世界建立联系,从而导致爱的沦丧。

现代人逃避自我,不愿承担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责任,在面临自己的生存处境中感到软弱无能,失去了意志力。他不敢直面自己的生存境况,不能合理利用自己焦虑,而是躲避焦虑以保护脆弱的自我,结果使得自己更加焦虑。个体顺从世人,不再拥有直面自己存在的勇气。他感受不到生活的意义和价值,处于虚空之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