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心理咨询:从前有个小孩,他整天挨发展心理学家爸爸的打

文/张昕

×××

研究表明,孩子的到来对夫妻婚姻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很大。

而这其中又以妻子的满意度下降最显著,可能是因为多数家庭还是由妻子主要承担抚育孩子的工作

▲  圆点点表示妻子的满意度,叉叉表示丈夫的满意度

可是,我们知道,父亲的陪伴对孩子的成长作用一点都不比母亲小。儿童的社会性发展、儿童的性别意识的形成都和父亲关系更加密切。(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多看看美国心理学家Lamb的一系列研究)

为了不打脸,我尽力恪守爹道。然后对于“孩子出生影响婚姻生活质量”的研究结果,有了非常深刻的感性认识。

这一切要从我的太太说起

我太太是个很粘人的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吃饭要手拉手,看电影要手拉手;

她又是个很皮的人,会在我好好看书的时候把捂着屁的毯子盖到我头上,并且死死摁住;

还会躲在被套里,潜伏在沙发边,当我忘情敲paper的时候突然“腾”地跳起来大喊“被子妖怪!”看我吓得屁滚尿流还大笑“科学家背叛了自己的无神论信仰!”

这种性格给我枯燥又寂寞的学术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在我们的二人世界里一度令我很受用。

但当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大坑的时候,是孩子出生以后。我们的孩子完全继承了她的性格。所以我有了一个又粘人,又淘气,又夜猫子的熊孩子。

心理学上将儿童的气质类型分为几种类型:

1)容易型。这类儿童生活有节律,较易适应环境变化。传说中的天使宝宝。

2)迟缓型。这类儿童活动水平低,情绪温和消极,适应环境较慢,会出现退缩反应。

3)困难型。这类儿童的特点是生活缺乏节律,很难适应新环境,严重的分离焦虑,需求不断,情绪反应强烈。

而一个又粘人,又淘气,还夜猫子的熊孩子,完完整整地将我在书上学到过的“困难型”儿童呈现在了生活中,让我体会到什么叫“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好不容易晚上有点时间,我还想和太太说点体己话,甚至在奢望着能看一会儿电影的时候,他却缠得我们脱不了身。你可以想象我整晚陪玩+整晚哄睡后,他却还精神抖擞的绝望吗。

他可以把“爸爸扮演地铁闸门,我扮演乘客”的游戏重复玩一百遍。我想,蒙太梭利曰,“重复是孩子的智力体操”,这说明他们对自己动作产生的效果发生了极大的兴趣,我必须得鼓励啊。

但当我配合了一晚上,筋疲力尽地对他说:“你该刷牙上床了。”他却振振有词地说:“爸爸,你是门呀!门怎么会说话呢?”

门还会揍小孩你信吗???

哄睡时,我经历了他整晚要喝水、要吃东西、要上厕所、要讲故事、要唱歌,以及N次被制止的聊天之后,世界终于安静了。

我给太太了个“夜晚终于是我们的了!睡你麻痹起来嗨!”的眼神暗示大功告成。

没想到他又突然坐起来,认真地说:“爸爸,我会变魔术了,我会把电源上的小红点变成一片星星。”

我问:“怎么变?”

他拼命晃着脑袋说:“就这样摇头。”

有人会说,你可以让孩子妈妈一起哄啊。

那你要知道有一个猪队友是什么样的体验。某晚我写论文,等0点结束工作推开卧室门时,发现屋里亮着大灯,满地都是奶粉,娘儿俩母慈子孝地一起坐在地上,蘸着口水把奶粉搓成一个个小丸子,娃抬起头眉飞色舞地说“爸爸,妈妈在教我做‘大清药丸’呢。”

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

他不仅生活节律难养成,还严重的分离焦虑,非常粘人。确实,这个年龄段还是依恋形成的阶段,儿童会对自己的养育者产生特异性关注,生怕一不小心爸爸妈妈就要弃自己而去了。

所以,他走到哪里都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参观消防车,他也挂在我身上;我上大号,他也要勾着我的脖子骑在我腿上;上幼儿园别人哭一个星期,哭一个月,他整整哭了一年,每天早上都要上演“爸爸再爱我一次”,需要老师和我通力合作,才能把他从我腿上“剥”下来。

除了生活节律、分离焦虑的问题。他还很淘气,精力无比旺盛,脑洞也很大。

我一直怀疑他们娘儿俩的神经递质水平都比较高,大脑总能保持高水平的持续兴奋状态。

你知道一打开门看见满屋的屎脚印而他站在屎上咯咯笑,屋里是什么味儿吗?

你知道卷筒纸巾被扯得绕了沙发十圈我有多心疼吗?

你知道床上墙上都被涂满了颜料我有多心塞吗?

而这一切的后续清洁工作,就是我和孩子妈互相扯皮,考验塑料夫妻情的时候。

不仅如此,他现在大了,学会恶作剧了。昨天晚上竟然用脚勾着我的脖子把我拽过去,正对着我的脸放了一个臭屁!他才四岁!竟然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用屁熏我!

而且随着他越来越大,他还发展出了很多自己的爱好和习惯。并且他的生活习惯,严重侵占掉了我们的生活。

比如我买来蓝牙音箱时想象的是和太太一起喝着小酒,靠着沙发欣赏高雅音乐的愉快情形。然而现在音箱被他霸占,整天响起的音乐都是“我有一头小毛驴”和“one little finger tap tap tap”。

有一阵子他迷上观察蜗牛,还不肯把蜗牛关着,于是不出意外地,第二天盒子里的十几只蜗牛都爬光了。到现在我家打扫卫生的时候还会和一两只蜗牛不期而遇。

有一阵子他又爱上了观察蝈蝈,于是我家没日没夜地处于“蝈蝈蝈蝈蝈蝈”的欢叫声中。这还不算,太太买回来一盏很有气氛的蜡烛香氛灯,他激动地捧着灯笼说,这不是给蝈蝈准备的城堡吗!香氛和烛台一回没用过,都用来养蝈蝈了……幸亏蝈蝈后来很争气自己死了;

这也都还算是正常的爱好和习惯。但他最近迷上了观察窨井盖和下水道,太太这时选择出卖我,说“你不是整天嚷嚷尊重和支持嘛”,我又不能自己打脸,所以只得陪着他趴遍了小区的每个井盖。

他现在最爱的动画片是两只生活在下水道的虫子,最爱的书是《下水道历险记》,最爱的歌是“抓贼呀,抓贼呀,偷井盖儿的贼呀”,蝈蝈也被他起名叫“井盖儿”。

有时候他还会要求我凑近井洞闻臭不臭,臭就说明是污水井,不臭的是自来水井或电力井。

我不要面子的吗?!我不闻!

当然这也不是全无好处,他现在认的字都是从井盖和管道上认的。要说乖乖坐在家里学认字,他是断断不肯的,然而井盖和管道上的字就不同了。这就要说到“动机”的神奇力量了——坐在课堂里习字,他不知这要学来干嘛,自然没有动力学;但当他学会了“污”“电”“水”,不用趴着闻也不用问大人,就能知道这是什么井盖,所以学得很快且过目不忘。

而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收获:为了给他讲明白井盖和管道的知识,我们特意去买了《揭秘地下》、《一座城市是怎样运作的》来学习,还拉上我一起,我才发现,作为大人不曾关注过的地底下的世界,原来这么复杂和周密。

“心理学家也搞不定熊孩子哈哈哈”

岳母常说,你自己是发展心理学家,还搞不定这个熊孩子?我说,正因为我是学这个的,所以我知道他的这些行为,都符合他的年龄发展规律,所以没什么好值得去“搞定”和“纠正”的,只能说自己生的娃就得自己受着。

3-6岁儿童正是通过游戏和观察来实现认知、情绪以及社会性功能发展的;而且这一时期也正是好奇心快速发展的阶段,如果家长进行良性引导,可以将他们朴素的好奇心发展为内在的求知欲,这正是人类探索世界的基础。

而且,不管孩子熊不熊,总体来说,生孩子后的婚姻生活质量总是会呈现出更显著的下降趋势。

美国Iowa大学的心理学家们做过一项纵向追踪的研究,调查有子女家庭和丁克家庭的婚姻满意度差异。

Time1和Time2时,参加调查的两组夫妻均没有生孩子,他们的婚姻满意度基本差不多,没有出现显著差异(但是他们的婚姻满意度也都开始出现下滑——即使没有孩子,婚后的婚姻满意度总归是呈现整体下降趋势的)。

而到了Time3和Time4时期,有一部分被试夫妇生了孩子,而另外一部分被试夫妇则选择继续丁克。你会发现有子女夫妇的满意度出现了比较显著的下滑,而丁克夫妇的满意度下滑则不那么明显。

也就是说,如果夫妻俩自己选择成为丁克,虽然婚姻满意度整体也是呈下降趋势,但下降的幅度并不如有子女夫妻那么大。

有人老叫我不要总是那么心灵浓硫酸,生活也不能老这么艰辛啊,那夫妻俩啥时候才能回到当初那个你侬我侬恩恩爱爱的状态呢?

——那就是孩子离开家的时候(launching of children).

养育熊孩子的大工程打造了18年,总算可以发射了。你以为你出去上大学是飞鸟出樊笼,自由得不得了,爹妈都在家想你想得抹眼泪儿呢?

才不呢,人家老俩口子做一对快乐的空巢老人,不知道有多开心呢!(可能孩子刚离家的时候父母会面临一段时间的适应问题,但适应之后就是开启新世界大门了,如下图)

那为什么孩子可能会影响夫妻的婚姻满意度呢?

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经济因素——养孩子的过程中什么都要花钱,而且是花很多钱(当然也有操的心,但是这个量目前也无法在研究中进行精确统计;且话又说回来,大部分操心的问题也还是牵涉到经济实力问题)。

如果我们把这些可能的经济影响因素都控制好的话,我们会发现,孩子越多其实夫妻是越幸福的。

所以,有孩子的同学们,看我扯完淡了,就都好好工作挣钱去吧……

成年人了,也要学会不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去了……

×××

作者/张昕,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

公众号/Dr昕理学(ID:PKUPsyXin)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