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杀掉一个无辜的人便可挽救全体人类性命,该不该杀?

文/invalid s

×××

“假如杀掉一个无辜的人便可挽救全体人类的性命,该不该杀?”

我来统一回答下所有此类深刻的哲学问题吧。

这类问题的一般形式为:假设你必须xxx,不然宇宙就会毁灭/人类就会灭绝。

比如,假设某个人必须要吃鼻屎,不然宇宙就会毁灭。

——注意,这是设定,不要问为什么某个人不吃鼻屎宇宙就会毁灭,也不要问为什么非得吃鼻屎才能阻止宇宙毁灭,更不要问宇宙是怎么毁灭的:总之,这就是个设定。

你看,这又不需要杀人又能拯救宇宙。请问,你如何选择?

事实上,我可以把“触发宇宙毁灭的条件”设置为随便什么玩意儿——比如禁止你说出“爱”字、比如禁止你吃饭、禁止你拉屎、比如规定你必须让老婆给你戴绿帽、比如规定你抱着电线杆子喊我的性病有希望了、比如规定你必须用鼻孔吸辣椒面、比如让你给猫舔毛、比如让你从狗身上用牙撕下一嘴毛,等等等等。

总之,细节你别问,反正你做了以上这些小事就能拯救宇宙。

那么,你还会觉得这是个深刻的哲学问题吗?

当然了,问这种问题的家伙往往会装的很严肃很认真,一副人类未来就悬于这个问题的架势。

他们不会像我这样,刻意选择如上那些无厘头的问法——所谓“不吃鼻屎,失去一切”当然就不像人性兽性那样唯美那样文艺范哲学范,但根本上是完全一致的构造。

有的时候,所谓的哲学范不过是在认真的卖蠢。七八岁都断奶好几年了,也该离开这种看似深刻实则幼稚的问题了吧。

为了事先堵剧情党的嘴,我也可以杜撰一个背景:

我是神,活了无数年后我变态了。我什么都见过,就是没见过你吃自己的鼻屎。你要抠鼻屎出来吃了,我就让你这个宇宙活下去,不吃我马上拔插头。

你看,杜撰背景是多么容易的事。任何无厘头的要求都可以杜撰一个合情合理的背景出来;但除了证明信奉者的愚蠢,它什么都证明不了。

这类问题实际上都是东施效颦于“电车难题”:

“电车难题(Trolley Problem)”是伦理学领域最为知名的思想实验之一,其内容大致是:一个疯子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并且片刻后就要碾压到他们。幸运的是,你可以拉一个拉杆,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然而问题在于,那个疯子在另一个电车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考虑以上状况,你是否应拉杆?

而电车难题最开始是对功利主义价值观的挑战,但最终一举击溃了所有关于道德观/价值观的理论,逼得它们手忙脚乱,不得不承认“不打丑陋的、人为的补丁,所有道德/价值理论都存在内部矛盾”。

这个挑战使得学术界普遍接受了“不存在客观的、无矛盾、无争议的价值观定义,价值观只是一种随着不同人的选择而不同的东西罢了,因此科学不能解决价值观相关问题”这个论断。

电车难题实质上包含两层诘难,而且绝不涉及“圣母心”。恰恰相反,它极为冷酷的要求伦理学家们为亲情爱情人性等等估价。

×××

第一层诘难基本上是针对功利主义的。它通过“选择死1人还是5人”,无情的揭露了一个事实:社会的整体幸福和个人幸福是存在冲突的。

如果死1人救5人可以的话,死600万犹太人凝聚德国人心也可以吗?杀13亿中国人幸福全球70亿中的其它人呢?杀一个无辜的中国人幸福全球呢?

很显然,我们必须回复“不,杀一个中国人利全球,不如全球一起灭亡!”

但是,70亿的整体幸福,显然是高于一个中国人的。

这一层讨论必须压人命上去。不然有些人可能试图用“金钱/地位等方面的补偿”来蒙混过关。

压上人命,就是断绝事后补偿的可能。

×××

第二层诘难人人有份。它通过把1条人命和5条人命放上天平两端,强迫所有伦理学者为偷盗、抢劫、强奸、仁爱、互助、亲情、爱情等等估值。

估值的方法就是,分别给天平两端的6个人赋予不同的品格/罪恶(比如一条轨道上是一个善良的医生,另一条轨道上是五个残暴的杀人犯),让你选择哪种情况下杀,哪种情况下不杀。

没有任何价值观可以给不同情况下的相同品格/罪恶赋予相同的价值。事实上,它们全都错漏百出自相矛盾。

这种矛盾证明了,没有自洽的价值观。而不自洽的理论体系绝不可能是科学。

当然,学者们都是人精。这个问题往出一摆,压根用不着多说,两层诘难他们就看的通通透透。因此他们只能面面相觑摇头叹息,知道说什么都是些弱智一般的、徒劳的低水平挣扎。唯一选择就是干脆的认栽,为自己保留一份体面。

而有些人因为没见到人精级别的辩论,他们甚至连第一层都看不懂,更不可能像专家一样一下子看透两层直接放弃抵抗了。

因此,他们就傻乎乎的真以为这只是个比数字大小的游戏,只要数字够大,比如压上全人类,就可以所向披靡,并因此而沾沾自喜。

与之同时,学术界仍然在大踏步的前进。

众所周知,价值观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石。

但不存在完美的、科学的价值观本身,就对我们做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警示,由不得我们不去认真对待。

后世的“多元化价值观”就是其中一种应对:人类社会必须存在,回归原始绝不是幸福;但维系人类社会存在的任何一种价值观,它都肯定不是正确的。

因此,我们必须允许多元化价值观存在、并求同存异、深刻反思、及时废除野蛮的迫害无辜者的道德体系——道德是拿来约束自己的,不能拿来约束他人;法律才是维系社会稳定的纽带,它是“必要之恶”。

既然法律是“必要之恶”,自然就必须非常非常的谨慎,不然极易“作恶过度”,反而引起社会崩溃。

这和肆无忌惮的挥舞着“全人类”的大棒,到处乱砸、搞出一地废墟的庸人,恰成鲜明对比。

换句话说,这类问题的目的之一,是逼你承认“价值观是一种无厘头的东西,请学会质疑你已经习以为常的道德观,它们很可能缺乏根据”;而其目的之二,是要求科学退出价值观领域的研究,恪守“价值中立”这个立场。

因为借助电车难题,我们已经证明了“偏向任何特定价值观的,都不可能是科学”。

一旦离开这个语境,认真的讨论“吃鼻屎和宇宙毁灭的关系”,都不过是充满哲学范的卖蠢罢了。

尤其是,认真地借助这类本来目的是为了把“价值观”相关讨论排斥出科学的问题,而实际上是去为了推广某个特定价值观——这种行为才是最为绝妙的讽刺。

有人可能为了推销那些反人类的观念,或者为了满足某种微妙的亵渎快感,很喜欢把个人的生命之类东西放到天平一端,然后把“全人类”之类大而无当的概念放到另一端,从而借助庄严肃穆的、“全人类的命运”这种庞然大物,把任何东西虚无化——从你的生命到自由到爱情到良知……再到鼻屎(哦,这些人是不会提到鼻屎的),只要拿全人类一压,全部完蛋。

除了鼻屎。

除了鼻屎。

除了鼻屎。

没错,全人类的重量都压不过一颗鼻屎。

因为天平这边一颗鼻屎,那边放全人类,这场景没法严肃起来。

严肃不起来就没法把鼻屎虚无化。

他们小心翼翼的不让你发觉这一点;然后借全人类的名义合法讨论杀人,给自己找点阴暗的亵渎快感——反正只要天平另一端压上去的东西够多,任何美好的东西我都能合理意淫一番——从而把一个严肃的哲学问题变成了庸俗的、用于“合法亵渎”的日常话题。

套用某个著名的笑话:他们之所以敢轻易的用全人类压碎恻隐之心亲情爱情乃至一切人间道德,是因为他们压根就没人性。而一颗鼻屎盖过全人类是因为他们真的有鼻屎。

×××

再添加一些必要的补充——毕竟会推理者是极少数。

“价值观不是科学”这个论断,实质上禁止了“极端到一般”的推广。因为不存在内部一致性,推广就是无本之木。

比如电车难题,这个东西就没法当基础推广。

现代各家都是想办法打补丁去包容它;但包容的办法又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换句话说,这种东西是推理的终结而不是开始;有无数条路终结于这个黑洞;你可以选择其中一条路离开,但却无法证明选择这条路的必然性。或者说,不可能从这个黑洞推出任何普适性的东西。

说的更形象点,我前面那些无厘头的构造就弄出了“鼻屎至上”、“舔猫至上”、“咬狗至上”等等“黑洞”;所有研究价值观的,都必须小心翼翼的帮我把“鼻屎至上”、“舔猫至上”、“咬狗至上”等等合理化,不然他的理论就是放屁;但你要基于“鼻屎至上”、“舔猫至上”、“咬狗至上”等等建立一套价值观……这只能说明你真的只有吃鼻屎的智商。

价值观和科学截然不同:每个科学实验都是不得违反的基础,都可以借此推广出一堆东西;而价值观方面的每个特例都毫无意义,都只能就事论事:因为它们不存在可推广性。

说的更清晰一点:就着特例谈价值观毫无意义。

权转载自知乎

文/invalid s

×××

“假如杀掉一个无辜的人便可挽救全体人类的性命,该不该杀?”

我来统一回答下所有此类深刻的哲学问题吧。

这类问题的一般形式为:假设你必须xxx,不然宇宙就会毁灭/人类就会灭绝。

比如,假设某个人必须要吃鼻屎,不然宇宙就会毁灭。

——注意,这是设定,不要问为什么某个人不吃鼻屎宇宙就会毁灭,也不要问为什么非得吃鼻屎才能阻止宇宙毁灭,更不要问宇宙是怎么毁灭的:总之,这就是个设定。

你看,这又不需要杀人又能拯救宇宙。请问,你如何选择?

事实上,我可以把“触发宇宙毁灭的条件”设置为随便什么玩意儿——比如禁止你说出“爱”字、比如禁止你吃饭、禁止你拉屎、比如规定你必须让老婆给你戴绿帽、比如规定你抱着电线杆子喊我的性病有希望了、比如规定你必须用鼻孔吸辣椒面、比如让你给猫舔毛、比如让你从狗身上用牙撕下一嘴毛,等等等等。

总之,细节你别问,反正你做了以上这些小事就能拯救宇宙。

那么,你还会觉得这是个深刻的哲学问题吗?

当然了,问这种问题的家伙往往会装的很严肃很认真,一副人类未来就悬于这个问题的架势。

他们不会像我这样,刻意选择如上那些无厘头的问法——所谓“不吃鼻屎,失去一切”当然就不像人性兽性那样唯美那样文艺范哲学范,但根本上是完全一致的构造。

有的时候,所谓的哲学范不过是在认真的卖蠢。七八岁都断奶好几年了,也该离开这种看似深刻实则幼稚的问题了吧。

为了事先堵剧情党的嘴,我也可以杜撰一个背景:

我是神,活了无数年后我变态了。我什么都见过,就是没见过你吃自己的鼻屎。你要抠鼻屎出来吃了,我就让你这个宇宙活下去,不吃我马上拔插头。

你看,杜撰背景是多么容易的事。任何无厘头的要求都可以杜撰一个合情合理的背景出来;但除了证明信奉者的愚蠢,它什么都证明不了。

这类问题实际上都是东施效颦于“电车难题”:

“电车难题(Trolley Problem)”是伦理学领域最为知名的思想实验之一,其内容大致是:一个疯子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并且片刻后就要碾压到他们。幸运的是,你可以拉一个拉杆,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然而问题在于,那个疯子在另一个电车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考虑以上状况,你是否应拉杆?

而电车难题最开始是对功利主义价值观的挑战,但最终一举击溃了所有关于道德观/价值观的理论,逼得它们手忙脚乱,不得不承认“不打丑陋的、人为的补丁,所有道德/价值理论都存在内部矛盾”。

这个挑战使得学术界普遍接受了“不存在客观的、无矛盾、无争议的价值观定义,价值观只是一种随着不同人的选择而不同的东西罢了,因此科学不能解决价值观相关问题”这个论断。

电车难题实质上包含两层诘难,而且绝不涉及“圣母心”。恰恰相反,它极为冷酷的要求伦理学家们为亲情爱情人性等等估价。

×××

第一层诘难基本上是针对功利主义的。它通过“选择死1人还是5人”,无情的揭露了一个事实:社会的整体幸福和个人幸福是存在冲突的。

如果死1人救5人可以的话,死600万犹太人凝聚德国人心也可以吗?杀13亿中国人幸福全球70亿中的其它人呢?杀一个无辜的中国人幸福全球呢?

很显然,我们必须回复“不,杀一个中国人利全球,不如全球一起灭亡!”

但是,70亿的整体幸福,显然是高于一个中国人的。

这一层讨论必须压人命上去。不然有些人可能试图用“金钱/地位等方面的补偿”来蒙混过关。

压上人命,就是断绝事后补偿的可能。

×××

第二层诘难人人有份。它通过把1条人命和5条人命放上天平两端,强迫所有伦理学者为偷盗、抢劫、强奸、仁爱、互助、亲情、爱情等等估值。

估值的方法就是,分别给天平两端的6个人赋予不同的品格/罪恶(比如一条轨道上是一个善良的医生,另一条轨道上是五个残暴的杀人犯),让你选择哪种情况下杀,哪种情况下不杀。

没有任何价值观可以给不同情况下的相同品格/罪恶赋予相同的价值。事实上,它们全都错漏百出自相矛盾。

这种矛盾证明了,没有自洽的价值观。而不自洽的理论体系绝不可能是科学。

当然,学者们都是人精。这个问题往出一摆,压根用不着多说,两层诘难他们就看的通通透透。因此他们只能面面相觑摇头叹息,知道说什么都是些弱智一般的、徒劳的低水平挣扎。唯一选择就是干脆的认栽,为自己保留一份体面。

而有些人因为没见到人精级别的辩论,他们甚至连第一层都看不懂,更不可能像专家一样一下子看透两层直接放弃抵抗了。

因此,他们就傻乎乎的真以为这只是个比数字大小的游戏,只要数字够大,比如压上全人类,就可以所向披靡,并因此而沾沾自喜。

与之同时,学术界仍然在大踏步的前进。

众所周知,价值观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石。

但不存在完美的、科学的价值观本身,就对我们做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警示,由不得我们不去认真对待。

后世的“多元化价值观”就是其中一种应对:人类社会必须存在,回归原始绝不是幸福;但维系人类社会存在的任何一种价值观,它都肯定不是正确的。

因此,我们必须允许多元化价值观存在、并求同存异、深刻反思、及时废除野蛮的迫害无辜者的道德体系——道德是拿来约束自己的,不能拿来约束他人;法律才是维系社会稳定的纽带,它是“必要之恶”。

既然法律是“必要之恶”,自然就必须非常非常的谨慎,不然极易“作恶过度”,反而引起社会崩溃。

这和肆无忌惮的挥舞着“全人类”的大棒,到处乱砸、搞出一地废墟的庸人,恰成鲜明对比。

换句话说,这类问题的目的之一,是逼你承认“价值观是一种无厘头的东西,请学会质疑你已经习以为常的道德观,它们很可能缺乏根据”;而其目的之二,是要求科学退出价值观领域的研究,恪守“价值中立”这个立场。

因为借助电车难题,我们已经证明了“偏向任何特定价值观的,都不可能是科学”。

一旦离开这个语境,认真的讨论“吃鼻屎和宇宙毁灭的关系”,都不过是充满哲学范的卖蠢罢了。

尤其是,认真地借助这类本来目的是为了把“价值观”相关讨论排斥出科学的问题,而实际上是去为了推广某个特定价值观——这种行为才是最为绝妙的讽刺。

有人可能为了推销那些反人类的观念,或者为了满足某种微妙的亵渎快感,很喜欢把个人的生命之类东西放到天平一端,然后把“全人类”之类大而无当的概念放到另一端,从而借助庄严肃穆的、“全人类的命运”这种庞然大物,把任何东西虚无化——从你的生命到自由到爱情到良知……再到鼻屎(哦,这些人是不会提到鼻屎的),只要拿全人类一压,全部完蛋。

除了鼻屎。

除了鼻屎。

除了鼻屎。

没错,全人类的重量都压不过一颗鼻屎。

因为天平这边一颗鼻屎,那边放全人类,这场景没法严肃起来。

严肃不起来就没法把鼻屎虚无化。

他们小心翼翼的不让你发觉这一点;然后借全人类的名义合法讨论杀人,给自己找点阴暗的亵渎快感——反正只要天平另一端压上去的东西够多,任何美好的东西我都能合理意淫一番——从而把一个严肃的哲学问题变成了庸俗的、用于“合法亵渎”的日常话题。

套用某个著名的笑话:他们之所以敢轻易的用全人类压碎恻隐之心亲情爱情乃至一切人间道德,是因为他们压根就没人性。而一颗鼻屎盖过全人类是因为他们真的有鼻屎。

×××

再添加一些必要的补充——毕竟会推理者是极少数。

“价值观不是科学”这个论断,实质上禁止了“极端到一般”的推广。因为不存在内部一致性,推广就是无本之木。

比如电车难题,这个东西就没法当基础推广。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