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活在明天,你不累吗?

文/若杉

×××

【每一个现在,都是曾经不可设想的明天】

傍晚,收到一份《健康时报》,还飘着油墨香。上面,有一篇我最近的文章《成年人交往,要有界限感》。

已经有点想不起来,上次拿到报纸是什么时候,随着纸媒慢慢退出历史舞台,报纸几乎成了一份带点“古味”的存在。

看着标题下面那一行小字——“心理咨询师 若杉”,觉得亲切,觉得恍惚,更觉得不可思议。

上一次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还是“记者 若杉”。

曾经,我和报纸离得很近很近,甚至把它当成自己生活最重要的战场,每一次,看着印有“记者  方雪”的字样,都觉得有几分庄重感。也是在那个时候,跑会场、熬夜、写稿几乎是全部的生活,也觉得这样的生活会过一辈子。

那个时候,我甚至还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心理咨询师这份职业,更不会去设想,我会跟这份职业有了如此深的渊源。

可是时空转换,我从之前新闻专业毕业、所谓科班出身的记者,变成了今天的心理咨询师,并且深爱这份职业。

两个身份,都很好。

一个是当时的最爱,一个是现在的最爱。

如果时间倒回到几年前,我一定想不到后来的自己经历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会放弃那么多,走向一个完全陌生又新鲜的职业。

更不会想到,离开报纸多年后,自己的名字还能够以另一种姿态重新回归。

改变是奇妙的。也是我不曾设想过的。

其实,哪怕你现在问我,这种改变是怎么发生的,我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似乎每一天都波澜不惊,有时候回望,还会觉得日子太快,改变太慢。但是,一日日的过下来,便自然而然的从A点走到了完全反方向的B点。并且,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几年前,我爱记者这个行业,我也觉得这份工作自己会做一辈子,所以,转行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更不用说计划、改变、执行。相反,除此之外,我计划了很多事情,包括该去的地方,该交的朋友、该解锁的新技能、甚至该读的书,只是这些,到现在依然还在计划中。

毕马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尤金·奥凯利写过一句话:“60秒以后的世界,其实和60年以后的世界一样难以捉摸。”

如今想起,深以为然。

那些自以为行之有效的计划,可期可望的未来,大多数都没有如期到来。更多的时候,生活给我们的,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剧本。

我在想,如果把计划、把预估从生活中拿开,我的生活会有什么不一样。

答案是:真的没有什么不一样。唯一的不同,或许是,焦虑的时间,少了很多。

做咨询师这几年,听到过很多焦虑的声音。

“老师,如果不考研,以后,找工作用人单位嫌弃我学历低怎么办?”

“老师,如果不创业,十年以后,我的同学,一个个都比我强,怎么办?”

“老师,五年以后,我还会爱这个人吗?”

……

这些问题,其实,我都没有答案,我不是当事人,没有办法代替他们过生活。

我也没有时光机,去看他们未来的世界。

却在那一刻,很想告诉他,未来还有些距离,不如定睛看看眼下,可好?

那个想象中的未来,让他自然走来,可好?

【做一只享受当下的“蛐蛐”也很好】

演员吴秀波曾经在跨界歌王讲过一个“蚂蚁和蛐蛐”的故事。

秋天的时候,蛐蛐忙着给路人唱歌,蚂蚁忙着储藏冬天的食物。冬天到了,蛐蛐的歌声越来越弱,外面也没有食物,蚂蚁在家暖暖和和的生活。有一天风雪交加,蛐蛐艰难的走到蚂蚁家,敲门后,蚂蚁开门。

“蚂蚁先生,可否给我点儿吃的?我实在是太饿了。”蛐蛐声音很微弱。

“你秋天干什么去了?”蚂蚁质疑他。

“我在给路人唱歌。”蛐蛐小声说道。

蚂蚁无情的关上了门。蛐蛐饿死在当天晚上。

这个故事原本的寓意是“不劳动者不得食”。可是现在,回头看结局似乎有点悲惨的蛐蛐,他享受了一整个秋天,能够给路人唱歌,未尝不是另一种美好。

对于吴秀波来说,他之所以喜欢这个故事,也与自己的经历分不开。

虽然在演艺圈里,他被冠之“大器晚成”之名。可是,在另一个圈子里,他早已是明星。

80年代,歌厅发展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吴秀波凭借帅气的外表和忧郁的歌声,圈粉无数。那个时候,他叫“Rolling  Wu”,是京城里名副其实的夜场一哥。在那个平均工资只有几十块钱的时代,他一晚上的演出费用,是两百块。一个月,可以挣到上万块。

这样的现状,让原本个性不紧不慢的他,过得异常悠闲,每天睡到中午去健身,然后去唱歌,唱完歌就和朋友约麻将。

那是属于他的乌托邦,太幸福,幸福到根本不想走出来。哪怕后来,歌厅慢慢走向没落,一同唱歌的满文军、韩红、黄格选都一个个签了公司,出了唱片,他还沉醉在自己的乌托邦里。

因为没有及时转向,他差点就成了那只饿死在冬天里的“蛐蛐”。

但是,即便如此,他在采访中也不止一次地说道:“那个时候,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把挣来的钱都花掉了。”有一同唱歌的朋友,当时不似他般挥霍,买车、买房,按部就班的生活。但后来,却后悔不已,责怪自己:为什么当时不把那些钱花掉呢?

有些时光、有些美好,你以为可以攒起来,日后加倍兑现,可是,他们却真的就那么从你手中溜走了。

莫言有一篇散文《生活本该如此》,写过这样一个故事:

多年前,他和一位同学谈话。那时,同学的太太刚去世不久,同学对他说,自己在整理太太的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条丝质的围巾,那是他们夫妻二人去纽约旅游时,在一家名牌店买的。那是一条雅致、漂亮的名牌围巾,高昂的价格卷标还挂在上面,他太太一直舍不得用,想等一个特殊的日子才用。

后来,同学说,“以后,我再也不要把好东西留到特别的日子才用,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

【你怎样看待时间,就怎样看待生活】

心理学家津巴多在他的时间观疗法中提到,时间其实有两种,一种是物理时间,另一种是心理时间。我们每个人看似都活在当下,活在物理时间中,但其实,更准确地说,我们活在属于自己的心理时间带里。

这个心理时间带,大致可以分为:过去、现在、未来三种。

有的人活在过去,有的人活在现在,有的人活在未来。你活在哪一个时间带里,决定了你会过哪一种生活。

活在过去的人,常常忘不掉曾经爱过的人,曾经经历的美好,当然,如果过去是残破不堪的,他也会带着这份残破继续往前走。

比如,我们会看到一些人,喋喋不休的谈论过去的每一次成功,谈论看过的美景,也有一些人,谈论自己受过的委屈,经历过的艰难。然后,把现在的日子过成过去的翻版。

活在现在的人,喜欢在当下把酒言欢,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日出或是日落。这些人,常常看起来洒脱很多,也是最懂得活在当下、享受当下的人。

还有些人,活在未来,一心盯着明天的计划、明年的目标和退休以后的环球旅行计划。每一个当下的日子,都是为了把明天过好。

大多数的我们,其实都活在未来里。

所以,才会拼命的攒钱买房、给孩子上更好的辅导班,给自己做各种各样的美容保养。这种人,常常活得最累,为了想象中的未来拼命屯粮,总也不知道何时算够,就像想要安然过冬的“蚂蚁”。

我承认,因为蚂蚁的未雨绸缪,他抵御了很多风险,他也不至于冻死在冬天里,可是,他的春夏秋,都在为冬做准备,活得至少,算不得畅快。

活在未来本没有错,可是只看到未来、看不到现在便错了。

因为,有一些事只能现在做,有一些话只能现在说,过去了便过去了。就像陪伴孩子成长,就像享受二十岁的肆意,就像不经意看到很美的晚霞。

这个时候,停下来,去欣赏,去享受,便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她们都不会在明天等你。

每一个现在,都是曾经,自己眼中的未来。如果没有把现在过好,既对不起现在的自己,也对不起曾经无数次憧憬未来的自己。

所以,好好过现在,好好待自己。

有感而发,与你共勉。

更多关于焦虑的问题请关注:北京焦虑心理咨询



推荐咨询师

方雪(若杉)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