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文亚隆:关于心理治疗的七个问题

编译/毛敏乐

之前公众号有推送过【向心理治疗界的大佬问七个问题】系列(末尾可以看到过去所有的推送内容~),译自Ryan Howes PhD的七个问题计划(The Seven Questions Project),初衷是想让读者看到心理治疗风格的多样性和差异,以及不同风格的业界强人关于心理治疗观点的差异化。

今天是来自欧文·亚隆的回答。这位大佬就不多做介绍了!

直接看回答吧~

1、如果你的新来访者问:“我应该说些什么呢?”你会如何回答Ta?

没人会真的这么跟我说这个,但是我通常问“告诉我,什么使你烦恼?”来开始我的会谈。

但如果ta们非常焦虑且之前没有过心理咨询的经验,我会通过一点结构化的谈话来给予ta们一些帮助:“没关系,在你放松下来之前,让我先问一些关于你的个人基本信息”。然后就我就开始问关于ta们的过去和ta们在这个世界中的处境,以及ta们与谁生活在一起。

在首次会谈中,我会尝试去了解ta们在一天24小时里边会做些什么:“告诉我,你的一个典型的一天。”这通常能令我很好地看到来访者的人际接触,以及ta们的生活是如何开展的,也包括ta们的睡眠模式和ta们的梦。所以这是我通常会放到首次会谈里边的一个策略。

而有时候,我就是等待,并说:“不如你就谈任何你想到的事儿?”而来访者做到这点并不容易,但我会问说:“让我们来看,今天发生了什么。”

特别是那些我已经见了一阵但ta们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来访者,我会带着某种自信说道:“你看,这某种程度上也是极好的,因为有时候你未曾排练或者计划过的谈话反而会更好,所以就让我们慢慢来,看看什么东西会出现(在这个谈话里)。”

这听起来有点点弗洛伊德的自由联想的意思,但是以一种更为聚焦的方式来运作。通常这种情况下,我就会做一些引导的工作。

2、来访者觉得心理咨询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

“放下。忘掉这是一个心理咨询,忘掉自己。”(Letting go. Letting go of therapy, letting go of me.)

你懂的,因为我会筛选我的病人,所以告诉你的关于心理咨询的回答会是很有所偏差的。

在当下的人生阶段里,我不和严重紊乱的来访者工作,也不和需要住院治疗或者有严重心境障碍的人工作。我选择的来访者是那些处在某种存在性危机(existential crisis)之中的人,在ta们的人生阶段中,一些事情在ta们的生活里发生了。

我和这样的“焦虑但健康的人(worried well)”工作。

3、心理咨询师犯了什么错会阻碍心理咨询的进程?

我想每个我见到的从一些其他咨询来的人,几乎总是有非常一致的相似性:咨询师表现地太不关心,有一些太冷漠和不活跃。他们并不真的对来访者感兴趣,也没有与其关联在一起。

所有关于这些我已经写了太多,这也是为什么我经常再三地强调一个观点:自我表露(self-revelation),以及(在咨询中)更多的做你自己,展现你自己。我写的每本书我都想表达这点。

我甚至在《直视骄阳:征服死亡恐惧》这本书里边提到自我暴露(self-disclosure)。

我认为这太重要了,这使来访者可以得以打开自己。甚至我写关于心理咨询的小说时,我也写了这点。这会非常有帮助。所以这是其中一个我认为的大问题。

而另一个是心理咨询师需要自己也接受心理咨询。咨询师需要有一段长期的个人体验,来看到在沙发另一端的感受是怎样的,以明白什么是有所帮助的。如果可能的话,为了多一点的取样,可以在他们不同的人生阶段里,与不同类型的体验师去工作。

4、在你看来,心理咨询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咨询的最终目标……这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我想到的是,诸如像平静、满足,意识到你的潜力。

弗洛伊德曾说:是有去工作和爱的能力。这是对于这个问题的相当好的总结。

但大体上是我在《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一书中尝试去解释的观点:你必须为每一个来访者去发展一个单独且全新的咨询。所以对于不同的来访者,目标皆是不同的。对于我现在的一个来访者来说,目标是他能够真正与自己的妻子去谈论他的一些个脆弱,然后可以在彼此之间有一个真正的关系。

5、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我认为是,有时,你要抱持这么多的痛苦。

(譬如)担忧我的来访者。见到一些我真的帮助不了的来访者,ta们某种程度上无法被帮助。又或者见到一个反社会者(sociopath),发现我真的无法为他做任何事,或无法抵达他。又如看到一些人迷恋毒品自暴自弃,而你能做的却那么少。

人生中的有些时候,某种形式的沉溺,例如像对毒品的渴望或者性瘾,实在是太强大了。

斯宾诺莎有一句话是说“理性敌不过激情(reason is no match for passion)”。我们必须找到其他的方式。他的想法是我们必须将理性转换成一种激情。我将之意解为我们必须开始发展大量对于逻辑理解的激情。

因此,只要我们能够教授来访者对于好奇心的激情,去培育ta们对于自身的好奇心。

当来访者没有对于自身的任何好奇心时,那总是一个糟糕的迹象。而我会不断努力去找到一些方式来引发好奇心,即使是这么对ta们说:“好像我对你的好奇,远胜过你对自身的好奇,怎么会这样呢?”

6、成为一个咨询师,最有乐趣或者最有回报的部分是什么?

噢,看到来访者的改变,以及ta们的生活是如何打开,(来访者)告诉我ta们与自己伴侣的关系有多大的改善,或者ta们自己的生活有多大的改善,这是我感到最有回报的时刻。

7、关于心理咨询,你想要告诉来访者的一个智慧是什么呢?

“你何其有幸能够进行这个自我理解的旅途。”

这有些老套,但仍然是我所能想到和感受到的全部。

更多心理咨询相关的问题,可以点击查看心理咨询问题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