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中,关巧红该激李天然复仇吗?

文/木棉959

前一阵,堆梗大神姜文的《邪不压正》可是非常火了,日记、右肾、房顶、角色原型等已经被说过许多次啦,作为心理学公众号,当然要从心理学角度说说:《邪不压正》里有什么重要知识点?

“我害怕又像12年前一样定住不动”

PTSD

李天然在12岁的时候目睹了师傅一家的惨死,一身好功夫的他却在师兄枪口下定住动弹不得;时隔多年再见师兄,李天然仍然能想起定住不动的恐惧。他在跟亨德乐爸爸一起骑驴时说“我害怕又像12年前一样定住不动”,亨德乐则直接指出:“你学过医,你应该知道这是PTSD。”

PTSD是什么呢?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创伤后应激障碍,即在经历或目睹经历创伤性事件后产生的一系列持续时间长、影响了正常生活的应激反应。

李天然在那个冬夜亲眼目睹在亲密的他人身上的创伤性事件后,即便被带到了美国,也会反复想起那晚的痛苦记忆,并且尽量回避关于那一晚的事情,这些都是PTSD的症状表现;在平时生活中变得更易激惹、易怒、过分警觉,除了训练要求,也可能有PTSD的原因在。

PTSD的具体诊断标准如下:

DSM 5

(上滑查看)

A 以下述1种(或多种)方式接触于实际的或被威胁的死亡、严重的创伤或性暴力:

直接经历创伤性事件。

亲眼目睹发生在他人身上的创伤性事件。

获悉亲密的家庭成员或亲密的朋友身上发生了创伤性事件。在实际的或被威胁死亡的案例中,创伤性事件必须是暴力的或事故的。

反复经历或极端接触于创伤性事件的令人作呕的细节中(例如,急救员收集人体遗骸;警察反复接触虐待儿童的细节)。

注:诊断标准A4不适用于通过电子媒体、电视、电影或图片的接触,除非这种接触与工作相关。

B 在创伤性事件发生后,存在以下一个(或多个)与创伤性事件有关的侵入性症状:

创伤性事件反复的、非自愿的和侵入性的痛苦记忆。

6岁以上儿童,可能通过反复玩与创伤性事件有关的主题或某一方面来表达。

反复做内容和+或情感与创伤性事件相关的痛苦的梦。

注:儿童可能做可怕但不能识别内容的梦:

分离性反应(例如,闪回),个体的感觉或举动好像创伤性事件重复出现,(这种反应可能连续出现,最极端的表现是对目前的环境完全丧失意识)。

注:儿童可能在游戏中重演特定的创伤。

接触于象征或类似创伤性事件某方面的内在或外在线索时,产生强烈或持久的心理痛苦。

对象征或类似创伤性事件某方面的内在或外在线索,产生显著的生理反应。

C 创伤性事件后,开始持续地回避与创伤性事件有关的刺激,具有以下1项或2项情况:

回避或尽量回避关于创伤性事件或与其高度有关的痛苦记忆、思想或感觉。

回避或尽量回避能够唤起关于创伤性事件或与其高度有关的痛苦记忆、思想或感觉的外部提示(人、地点、对话、活动、物体、情景)。

D 与创伤性事件有关的认知和心境方面的负性改变,在创伤性事件发生后开始或加重,具有以下2项(或更多)情况:

无法记住创伤性事件的某个重要方面(通常是由于分离性遗忘症,而不是诸如脑损伤、酒精、毒品等其他因素所致)。

对自己、他人或世界持续性放大的负性信念和预期(例如,“我很坏”,“没有人可以信任”,“世界是绝对危险的”,“我的整个神经系统永久性地毁坏了”)。

由于对创伤性事件的原因或结果持续性的认知歪曲,导致个体责备自己或他人。

持续性的负性情绪状态(例如,害怕、恐惧、愤怒、内疚、羞愧)。

显著地减少对重要活动的兴趣或参与。

与他人脱离或疏远的感觉。

持续地不能体验到正性情绪(例如,不能体验快乐、满足或爱的感觉)。

E 与创伤性事件有关的警觉或反应性有显著的改变,在创伤性事件发生后开始或加重,具有以下2项(或更多)情况:

激惹的行为和愤怒的爆发(在很少或没有挑衅的情况下),典型表现为对人或物体的言语或身体攻击。

不计后果或自我毁灭的行为。

过度警觉。

过分的惊跳反应。

注意力有问题。

睡眠障碍(例如,难以入睡或难以保持睡眠或休息不充分的睡眠)。

F 这种障碍的持续时间(诊断标准B、C、D、E)超过1个月。

G 这种障碍引起临床上明显的痛苦,或导致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损害。

H 这种障碍不能归因于某种物质(例如,药物、酒精)的生理效应或其他躯体疾病。

“因为我不敢,我是个胆小鬼”

自我设障

虽然李天然口口声声说想要复仇,但再见到师兄时,他没有立刻动手。

关巧红问过不止一次:你为什么不去复仇?

李天然回答:因为我还有任务;因为蓝爸爸不让;因为……

而在天台上那次,关巧红愤怒地朝李天然喊:“你是在为自己设置障碍!因为你不敢!你是个胆小鬼!”

而李天然最终也承认:“对,我是胆小,我怕自己没法成功!”

不立刻动手,除了有“顾全大局”的考虑,确实也有“我怕我做不到”的担忧。而出于对失败的恐惧,给自己找各种理由说自己可能做不好这件事,甚至通过做其他事来挤占做这件事的时间,从而有理由来逃避这件事,这些行为其实都是自我设障(self-handicapping),又称自我妨碍,即“在表现情境中,个体为了回避或降低因不佳表现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采取的任何能够增大将失败原因外化机会的行动和选择。”

那李天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看似愚蠢的自我设障呢?他不是一个武艺高超能躲子弹,还在美国特训了许多年的人吗?大家都觉得他能力很强,一定能复仇的啊?

其实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他能力强,他才更会自我设障。如果他天天告诉大家自己在为复仇行动做准备,投入很多、付出很大,万一像这样高的努力程度却没有成功,就会给人留下“能力低”的印象。

为了维护自己的自我价值,人就会找其他理由来解释失败,比如“我没有时间准备复仇,我要先完成组织的任务”。

自我价值理论认为在成就情境中,人行为的基本动机就是保护自我价值、维护自我形象。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会在考试前说“自己肯定考不好”、在演讲前说“我今天嗓子不太好”、在展示前说“自己状态不佳”。

摆脱噩梦的好办法是再经历一次吗?

暴露疗法

电影结束后,小伙伴说:在关巧红逼李天然回想师父被杀那晚、指出李天然胆小的剧情部分,总让自己想起一些心理咨询与治疗相关的东西。

说起心理咨询与治疗,是因为心理学上确实有让有PTSD的来访者重新回想、重新思考和认识创伤意义的治疗方法——暴露疗法;但关巧红并不是咨询师,咨询师也不会这样做,如果这样未取得同意而进行直接的暴露,还有对来访者的指责,放在临床心理学上,恐怕都是不合伦理的。

根据条件反射原理,当人选择回避引发恐惧的线索和刺激时,就不会那么焦虑害怕了,于是这样的负强化让人更多地做出回避行为。

然而,这些行为虽然让人短期内远离了恐惧,但也让刺激和恐惧反应的反联结更强了,反而会使得恐惧症状加剧。

根据信息加工理论,如果将人反复暴露在能够引发创伤性记忆的环境中,但这一环境是确保完全安全的,那人就会达成习惯化,最终改变恐惧图式,不再把这种情境跟恐惧联结在一起。这样将人反复暴露在引发创伤记忆又确保安全的情境下来治疗PTSD,就是PTSD的暴露疗法。

暴露疗法往往要花费多次,如9-12周中每周一次,每次90-120分钟,并且需要做1-2次铺垫后才开始正式的治疗阶段。

暴露也分为想象暴露和现场暴露指导,其中想象暴露的时长一般更长一些。在这个过程中,来访者并不需要真的回到创伤发生的地点,而是需要反复、生动地回忆创伤性的事件,同时大声地描述事件情境和经历。

为了达到反复、生动的目的,治疗师还会询问细节:你现在有什么感受? 你看到××的景象时是脑子里有什么想法?描述一下你闻到了什么气味?——是不是听起来很心疼?确实,来访者在回忆和描述时会很难受,但是这种难受并不危险,因为回忆中的人和事不会再次真正地出现了,不会真的再来伤害自己。

也就是说,暴露疗法的重点在于,确保安全。

在同自己的咨询师师兄讨论这一问题时,师兄说:安全的关系是咨询起作用的重点,李天然喜欢关巧红,他们的关系是安全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关巧红激李天然并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她说什么都是一种支持。

然而,当我们跟亲密的父母、爱人、朋友——这些我们依恋、我们以为关系够安全的人——说起自己的创伤自己的痛苦时,对方的反应是否都能让我们感到舒服呢?

万一激将和指责让对方陷入自我怀疑和自我责备中无法自拔怎么办?就像对求助者的“无伤害”原则是治疗中基本的伦理原则,万一在暴露疗法的回忆中,来访者的极度恐惧情绪来袭,让他再次体验到失控感,怎么办?万一强化了创伤性记忆与恐惧、内疚等情绪反应的匹配,造成“二次创伤”……这也正是暴露疗法的最大争议点。

所以,即便电影有其特殊的背景,这一情节的结果也并不差,我们还是希望,在真实的生活中,这样的激将能少一点,安全感再多一点。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