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又饱受影响的个体” | 施琪嘉体验式督导工作坊干货来袭

施琪嘉7月北京工作坊

第一天圆满结束

今天北京下了暴雨,大家都湿漉漉的

但是瓢泼大雨也浇不灭我们的热情!

来看看今天现场发来的干货吧!

学员:“我不知道。”

施琪嘉:“很好。‘我不知道’很好。因为‘我知道’往往比’我不知道‘更好说。那些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人比既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人,知道的东西要多得多。”

咨询师需要做到安全稳定。但这里又存在一个悖论:咨询师是安全而稳定的,但来访者会把自己的不安全和不稳定投射给咨询师。如果咨询师被来访者带偏了,那来访者又会回到熟悉的不安全不稳定之中,但如果咨询师保持安全稳定,这种不熟悉的安全和稳定还是会给来访者带来不安全感——因为对来访者而言,长期的不安全是一种安全,长期的不稳定是一种稳定,这就是‘不安全的安全,不稳定的稳定’。

咨询师不需要把来访者从困境中拉出来,而是要让来访者感到困境中的自己被看到了,并且有人愿意和他一起待在困境之中。这样他才会发展出能力来自己走出困境。否则就算拉出来了这个困境,他也会陷入另一个相同的困境之中。

咨询师需要耐受待在困境中的无力感。

梦是潜意识的语言。

梦中那些面容模糊看不清楚的人,往往都是自己。梦中出现的他者——不管是人还是物——都是梦者自己或者重要客体。

不过我们在分析梦中的意象时,一定要结合个体的文化背景。比如说韭菜,它像草一样割了又生割了又生,但在某些文化里,韭菜花是一种非常漂亮的观赏植物。治疗师要区分意象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象征意义。

咨询师这个职业也是有象征意义的。因为它是一个同情感打交道的职业:也许你可以从来访者的故事中看到自己,也许你可以从帮助他人中获得成就感,而且这也是一个需要你投入情感的职业——这是一个和活生生的人打交道的职业。

咨询师的定价也有象征性,这是自我价值的体现。

精神分析的治疗不要求来访者回到现实之中,因为精分是在象征和内在层面工作的。来访者他要是知道自己潜意识的内容,他就不来了——正是因为他说不出来,所以他带着这些东西来到了这里。

所以咨询师要有象征能力。来访者选择的职业,说的话,做的梦,兴趣爱好……等等可能都具有象征性。

可以翻阅神话书籍和阅读文学作品来提高这方面的能力。

心理治疗起效的元素是关系,而不是技术。所以认知上的澄清往往无效。

心理治疗中,诱因比病因更重要。

当一个人说“顺便说”的时候,永远不是在顺便说。他停在了这里,“顺便说”了一句,那这个信息实际上非常重要。

很多中国父母希望孩子比自己要强,希望“长江后浪推前浪”,但又害怕孩子太好,害怕自己“前浪死在沙滩上”,所以又会无意识地打压孩子。

“战胜父亲”是对俄狄浦斯情结的误解。父亲和母亲不同的一点在于,父亲有’托举‘的作用,就是小时候的举高高之类的,母亲力量不够,举不起来。而父亲的这个’托举‘,是不具有’控制‘意味的。

对于自闭症的孩子而言,积极的陪伴与关注就是最好的咨询。

我们可以不断用言语表达他正在做的事情,让他们知道,我们一直在关注。

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又饱受影响的个体:个人的背后就是家庭。

没听过瘾?

继续关注我们公众号:huixinrongde

7月24~26日,施琪嘉北京体验式督导工作坊持续进行中~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