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来背“过失”的锅?

2018年6月30日

慧心荣德心理咨询中心举办的

《遇见精神分析》公开课如期举行

带领大家了解究竟什么是精神分析

了解从拉康视角又要如何解读精神分析

今天,是我们为期半年的月末公开课的第二讲

“请为过失买单”

主讲老师,依旧是拥有10年心理咨询和精神分析经验的黄恺老师

黄恺

川大2003届精神分析与心理治疗硕士研究生

拉康派精神分析家霍大同教授第三届研究生弟子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原解放军某部心理工作负责人

3年精神分析体验,10年心理咨询和精神分析临床经验,北京拉康派精神分析早期开拓者、耕耘者、奠基者。 长期致力于精神分析特别是拉康派的大众化通俗化,十年来,在北京、天津等地带领弗洛伊德、拉康读书班、研习班和公开课十余个,导读通俗易懂,讲解深入浅出,讨论收放自如,实用性操作性很强。

黄恺老师最厉害的一点在于,

可以把以晦涩难懂的精神分析,真的讲懂……

回来之后我们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女士感叹:

“……我第一次听懂精神分析。”

我:

那这次课又讲了些什么呢?

这一讲的主题是“过失”。当然我们看这一讲的题目“请为过失买单”就能看得出来(废话)

过失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的第一章。一定程度上是日常生活中的心理学——但它对于临床而言也意义重大,容我慢慢道来。

过失可以分为三类:

1、和语言相关的过失,比如口误、笔误、听误、读误;

2、和记忆相关的过失,比如忘记名字、地名、时间、样貌;

3、和行为相关的过失,比如打碎杯子,下错地铁站。

按弗洛伊德的说法,过失不是无意义的。

在这一语境下,我们有两个基本假设:

1、过失是有意义的;

(当然,作为学习过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少先队员接班人,我们肯定也知道这并不是绝对的:并不是所有过失都是有意义的)

2、过失不仅是有意义的,而且是由无意识所决定的。

换言之,导致过失的罪魁祸首就是无意识——而这才是你真正欲望的表达。

都说梦是愿望的达成,其实过失也是愿望的表达。

那谁为过失买单?是无意识的锅吗?

当过失发生的时候,我们好像觉得这就是过失的错——这为我们的不顾责任给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理由:“我不小心……”

但不是的。事情的主体是我们。我们自己需要对过失负责。

然而,在某一件事情中,任何一个人可能都和这个过失行为相关。

比方说,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摔倒了。爸爸说这个地怎么这么不平啊,爸爸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奶奶说妈妈怎么没看好孩子啊……那事情到底是谁的锅?谁来负责?谁来买单?

如果我们继续深入地探索这个事情,还原时间地点空间,也许我们会发现,症结在孩子和妈妈的关系上——孩子通过摔倒来引起妈妈对自己的注意,这样妈妈就可以抱抱自己了。

这个锅是孩子自己来背,同时,他自己也是过失的受害人。

那看起来,过失是偶然的吗?孩子的摔倒,看起来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啊。

——摔倒是偶然的,但事情是必然的。偶然中存在必然,或者像弗洛伊德的激进一点的说法:“事情都是必然的。”

这个时间,这个地方,小孩子摔倒了是偶然,但由于他和母亲关系的问题已经存在,因此他必然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摔倒以引起母亲对自己的关注。

墨菲定律也提到:事情要发生必然是要发生,要出错必然会出错——只是什么时间是偶然的。

(还有许多有趣的例子,大家想听吗?想听来报名下一讲的课吧哈哈哈哈)

那作为咨询师,我们如何在临床工作中运用过失?

1、留意来访者的过失。比如口误,沉默,迟到,记错时间等。也许这些都有着意义。

2、留意咨询师自己的过失。咨询师自己的迟到、说错话、过多的干预、反移情……看看我们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一个不易被咨询师察觉到的过失是,咨询师干预太多了——作为一个咨询师,尤其是精神分析师,最首要的身份是一个倾听者,基本目标是促进来访者说,帮助来访者“暂停”,干预多了,是对来访者的一个封闭。

所以,当觉察到这些“过失”的时候,就需要好好反思一下咯。

但过失一定不好吗?正如前文所述——作为学习过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少先队员接班人,我们会知道如何辩证地看事情,过失会带来坏处,但过失并不是坏事。过失实际上提供给了我们一个契机,帮助我们看到背后的无意识——如果能看到来访者背后的无意识,那是有助于症状消除的。

所以,借用黄恺老师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拉康说:“知识造就妄想狂”,妄想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过失,过失本身是有意义的。我们不要纠结于过失在前还是在后、它正确与否——我们要看到过失的发展以及结构。通过过失,去了解我们自身的无意识。

大家认为我理解了拉康,实际上这是大家对我的一种妄想,类似大家对我的一种移情,觉得我讲的就是对的,但其实未必,你可以怀疑。

对于我自己来说,在某种程度上只是我理解了拉康,而我觉得我能说清,这也是一种妄想,也许一年之后我再听这堂课,发现讲错了。从这个逻辑上,这种认识没问题。但是在当下我能够自圆其说,同时这个妄想我传递给你,大家认为我讲的也可以——那就可以了。

就像一个来访者,不管找拉康派还是温尼科特派或者在我们看来很糟糕的咨询师,但来访者就认他,并且症状还解除了——那就可以了,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好了被骗了并没有真的结束……

这一讲是“过失”。是弗洛伊德过失,下一讲是“能指”,一下子就到了拉康——拉康可是比弗洛伊德还要难懂,大家期不期待?

能指是什么?

从字面意义上来说,指能指示意义的符号,比如一个箭头,指代说“前方50m地铁站”。

任何符号都是能指。

比如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OK吗?

以前有个笑话,两个人去偷西瓜,一个人跳过去了,另一个人问那边有人吗?第一个人比了这个手势,于是第二个人马上跳了过去,结果一看,那边有三个人。

一切皆能指。可每个能指都有无数种解释,无数种可能性。

能指是必然的,能指和不同的意义连接是偶然的。偶然之中存在必然,必然之中又有偶然……

是不是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所以快来参加我们下次的课程吧~

现场感受黄恺老师的风趣幽默

感受精神分析“此时此地”的场的流动

课程信息请戳↓

“遇见精神分析” | 月末公开课

下次课是7月28日~题目是

“能指!能指!”

想听的朋友们可以持续关注我们的微信~

意犹未尽的不止你们!

课程结束时有多名学员向我们咨询

有关读书会的事情

期待在读书会中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什么?如何报名?

划重点:读书会的链接您可要接好咯!

请戳→重读弗洛伊德:拉康视角下的精神分析

用拉康视角重读《精神分析引论》

如果你对精神分析已经了解得不得了,

那也许拉康的视角可以给你带来全新的体悟;

如果你对精神分析一窍不通,

那这是一个很好的入门。

期待未来的相遇!

北京慧心荣德心理咨询中心

2018/6/30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