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到底还算不算精神疾病?聊聊同性之间的爱情 - 心理咨询 - 慧心荣德心理咨询中心

同性恋到底还算不算精神疾病?聊聊同性之间的爱情

【点击上方蓝字▲慧心荣德心理▲ 订阅】

文/张昕

人的认知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当一个人的固有认知遭到冲击的时候,他会出现认知失调。

认知失调和内分泌失调不一样,它没药吃。

所以为了减少认知失调,大家会采取各种策略来说服自己。有的人采取的策略是更新自己的世界观,接受“我们不一样”的事实;而有些人则会为颠覆原先三观的事件找一个“说法”,来将自己固有的认知合理化。

比如我们都知道,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阴阳相济,生生不息的:公鸭子找母鸭子,公老鼠找母老鼠,男人找女人……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公鸭子找公鸭子,母老鼠找母老鼠,男人找男人,女人找女人……有人就需要为此找个说法。

比如说,将这类行为归类为“性变态”、“精神病”;比如说,将其纳入污染视听的资本主义香花毒草,认为是西方腐朽思想毒害了我们纯洁的心灵。

有一天,我在朋友圈看到这样一条新闻:某大学校园内有人挂起反同横幅,上书两行大字:

维护中华民族传统伦理,捍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抵制西方腐朽思想侵蚀,让同性恋远离大学校园

你是希尔瑞斯吗?你一定是垦丁。

你看,这就是为了调整因遭受冲击而失调的认知,自己总结出的一个典型说法。

但讲真,如此信口开河,考虑过中国民族传统伦理和西方腐朽思想的感受吗?

要说起分桃之爱(春秋),抱背之欢(春秋),龙阳之兴(战国),断袖之癖(汉代),那都是中华民族千古流传的典故。如今西方那些断背情节和桥段,都是咱们老祖宗玩剩下的。

清代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录“娈童始于黄帝”,那是公元前2000多年前的远古时代就有此类现象了。虽然此说法目前尚无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史料中有关同性性行为的最早记载可见《尚书·伊训》(商朝,公元前16世纪)。

古希腊文明作为西方文明的开源,虽然早在虚无缥缈的神话时期,就流传着很多同性恋爱的传说,但因无文字可考,具体年代已无法得知。

古希腊最早有文字记载的疑似成年男同性恋案例出现在荷马史诗《伊里亚德》中,那是大约公元前8世纪到6世纪左右。但阿喀琉斯和普特洛克勒斯这一对好基友之间,到底是不是同性恋爱,作者并没有明说,也许只是解读的后人腐眼看人基而已。

而明确有同性恋行为实锤的,则可追溯到柏拉图的《会饮篇》(大约形成于公元前3-4世纪)。柏拉图把他的老师苏格拉底及其男弟子之间拈酸吃醋的小情绪写得惟妙惟肖活灵活现。

所以,根据历史记载的时间来看,你都念大学了,人家还是个宝宝,你非说是人家带你吃鸡影响学习,这样合适吗?

而且以当年的交通,隔河不下雨,百里不通风,他们想腐蚀也过不来呀。所以硬说搞基是西学东渐师夷长技的结果,还真是甩锅甩错地方。

如果上面的例子还是无法说服这部分人的话,那还有一个例证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了。科学证明,动物界也存在搞基的现象。

在Bagemihl 1999年所著的书中提到,全世界至少有超过450种的动物间存在同性行为(same-sex behavior )。

▲ 黑天鹅可能算是动物界搞基的集大成者,据统计大约1/4的黑天鹅都是男男配的。

▲ 而倭黑猩猩(bonobo, 对,就是思聪给大家科普的那个单词)则是动物界的双性恋冠军。

你要说天鹅和猩猩也是被西方腐朽思想给侵蚀的,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他们倒是想组织西方腐朽思想研讨会,也得认识字儿才行啊。

▲ 不知总菊有没有意识到,当年春晚上的这两只……嗯……都是雄孔雀……

这个时候有同学也许会举手提问了,如果不能甩锅给西方腐朽思想,那应该甩锅给谁呢?

答:脑结构和基因。

1993年Hamer在Science上发表的文章可能是被大家引用最多的文献,文章中提到了在男性X染色提上的一段基因Xq28,被认为是和同性恋行为高度相关的基因。

除此之外,另外一位科学家的研究同样也不得不提,他就是Simon LeVay,他在1991年发表的Science文章则探讨了直男和弯男在脑结构上的差异。在下丘脑(以及INAH3细胞群)的大小方面,弯男和女性的大小差不多,都比直男的要小,INAH3细胞群也更少。这一特征被认为与下丘脑主人性偏好对象为雄性的取向显著相关。

所以,是弯是直乃是天注定,如果还有人把这个知识点搞错——

老师真的

会骂人哦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弯是直是有生理基础决定的,那同性恋到底还算不算精神疾病?

199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册中除名;2001年4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中明确指出,同性恋不属于精神病范畴,不属于性变态范畴,并且“并非一定属于心理异常,只有因为同性性行为导致了心理矛盾、焦虑、严重影响自己或他人正常生活和学习的,才被认为属于性心理障碍”。换言之,只要他们自己不为此感到困扰,也不影响他人正常生活(影响了自己或他人正常生活的,那就是另一个范畴的话题了,不在本文讨论),那就不需要心理医生或其他任何人的干预。

最后,我想以一首传唱遍及祖国大江南北的美好童谣作为本文的结尾:

小燕子 穿花衣

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问燕子你为啥来

燕子说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

更多两性心理关系点击:北京两性关系心理咨询

北京心理咨询中心祝您生活愉快,合家欢乐!


推荐咨询师

徐凯文 博士

布菲

磊淼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