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培训:成长将会获得一种能力重新创造你自己| 薛伟+邹政语录

​最值得期待的薛伟邹政团体心理咨询培训,招生正式开始,下面是慧心荣德的小编整理的之前的薛伟邹正的经典语录,大家一睹为快。

1、所谓的活着,到底活在什么地方?如果说这个活着跟别人都没有关系的话,那么你跟一个植物人就没啥区别。

一个人总有两种属性,一个叫生物属性,一个叫社会属性。当你接受一个人有社会属性的时候,就决定了,你其实活在别人的反应当中,或者说活在跟别人的关系当中,所以你一定是活在跟别人的关系当中。

2、你在跟别人的关系的实质是什么?是感受。

既然人的社会属性的实质是关系,关系的实质又是感受,那也就意味着你这个社会属性的人的部分其实是由很多的感受——而且是跟别人有关的感受凝聚在一起组成的。

既然你知道这部分感觉是跟别人有关系的,你是不是就必然会受到人家的影响。你不可能自言自语的就说我有这些感觉呀。这就决定了你的这个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别人那边来的,可见的和不可见的,所以简单的来说一句话,人是活在别人的眼光之中的。别人的眼光是你活着的场所。

3、找到我是谁会给人一种确定感,或者说是一种存在感。我们所谓的心理咨询的问题都是来源于你不太知道你是谁。成长的目标很清楚,就是搞清楚我是谁,然后成为自己。

4、中国人的婚姻是高稳定性,低质量。你们活的这么痛苦,为什么还生活在一起?

5、客体关系是用来处理分离关系的。而主体是用来建构自己的。

主体间,首先我也不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说这些我是不会知道的,其实说了以后我也不知道。你们呢,来听。你们来听什么呢?你也根本不知道。你们以为你们来听什么,但其实你们都不知道。

主体间是不用看着的。所以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要听什么。你们带着一个听的意愿就来了。听了以后,貌似听到了很多的东西。慢慢的你就获得你真正想听到东西。那些东西是什么其实你不知道。你只是误以为你听到了你想听到的。而你真正听到的,你是不知道的。也就是说你真正听到的所谓的真实部分,永远触不可及。包括我说的,你听的。我也知道我想说,可是永远触不可及。

我说了这么多的废话,废话当中有我想说的东西,那个东西在哪里?始终隔着我要诉说的那些东西。我跟它们之间就相隔着那些语言,以致于我永远碰不到。这就是后现代。我们之间形成了说和听之间所谓的场域。我们在各自构建的这个场里面。各自找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各自回家。但是各自得到什么东西,不知道,也不用知道。永远不能知道。这就构成了关系的本质。陷入到这种状态当中,你获得了巨大的自由。因为一切如此不确定。你想干嘛干嘛,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是不是巨大的自由。

6、我们经常感觉到痛苦,那么痛苦的本质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不自由。你被占据了也好,你依赖一个人也好,反正你就是不能自己做主,你不自由。

那么当你被束缚的时候,你就想要能够自己做主,这就是想要自我成长。

那怎么才能自我成长呢?你就要从一个被束缚的状态中走到一个不被束缚的状态之中去。

7、你有一天回家要去看你的父亲,他一个眼神让你心里面一下子很难过,这就是依然在请求中的。当你能界定他是他,你是你的时候,你会看到他慢慢老去,这时你可能会有些伤感,但是你不会心如刀绞,无法放下,那你就跟他在这个地方平等了——因为你看到他逐渐老去,也意味着你看到了你自己也将逐渐老去。在这点上,你们俩是平等的,所以你也犯不着为他感觉到极其难过,因为你也这样,你有啥好难过的?这就叫平等。

8、追求自由也会有代价。代价就是,你心里因此留下了孤单和伤感,但是获得了自由。所以这是一个选择,选择自由,就意味着你要选择无法挥去的伤感和孤独。而你选择纠缠,就意味着你必须得留着你心里的这些痛苦和难过,这些不自由、被控制。

当你真正能够把它当成一个选择的时候,其实意味着你前面那种状态已经不存在了,你只能留下伤感和孤单。所以成长就因此被定义为了奔向孤单而去的旅程。

9、所谓的成长简单来说是指一个人能够面对真实的能力,不管遇到什么都能如实看到事情原来的样子,由于种种原因,在我们从小长大的过程中有时会遇到比较艰难的状况,而为了保护自己我们会把所谓的事实稍微软化一下,让它看起来没有那么恐怖,一方面感觉上安全一些,另一方面则失去了一部分看到事实真相的能力,这是个平衡,如果太过了就会有些问题,心理治疗就是把太过了的部分扭转回来一小部分。

10、心理咨询只是提供了一个机会,提供一个见地,让你可以拥有一次重新的选择。你去不去那是你的事情,我不负担这个责任。我只是让你明白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你愿不愿意继续这样子?

11、我们有两种愿望,一个是想要自由,对中国的社会来说,对大多数人来说,大多数人都没有自由,肯定是想要自由。

另一个呢,是希望能够在获得自由的时候,不要完全的失去归属感,因为后现代文化是过度寻找自由完全失去了归属感。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两者之间寻找到一个平衡,但这种平衡很微妙,你弄不好它就变成妥协,所以你要尽你最大的力量去寻找自由可是同时又让自己留下归属的感觉。

12、因为在团体这样一个试验场,它是一个情景的再现,是在一个非常安全设置下的你所有关系的再现。

你在团体当中会遇到你喜欢的人和你讨厌的人、你不可回避的人、像你妈妈的人、像你兄弟姊妹的人,当你认为原来你可以躲过他们,可是心里你很多感受解决不了,那么团体就是这样一个实验,去完成这样一个过程——就是跟这些人怎么样去建立一种关系,而在这个关系当中,你可以表明你自己,同时又跟他们有一些界限,也有一些联结,以至于你心里不会感觉到太冰冷。

13、你不参与你自己的命运,你就只能重复痛苦,你所逃避的东西,将由你的孩子来承受。

14、真正伤害的感觉来自于内心。你认为的这个伤害是一种想象,因为它如果是实实在在的伤害而不是带有想象成分的伤害,那么其实没有办法通过心理的方法来解决,而必须通过实在的方法来解决。正因为伤害的感觉带有很大的想象成分,所以把这些想象的成份矫正过来,让你更清楚看到事实到底怎么样,那么这种受到伤害的体验就会降低、减少。

15、我们要搞清楚,你看到一个人,从根本上来说那个人并没有在别的地方被你看到,他只是在你心里被看到,你看到的只是你心里关于那个人的影像,一个影子,真正去掉的是你心里的这部分东西而不是那个人。

16、团体当中真正连接每个人的不是他们的话语,而是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心里发展出来的被体验的那些感觉。

17、关于一个人如何可以跟人很好的沟通,涉及到三部分。

第一个所谓的你要和别人好好说话,得听得懂人家,能理解别人,通俗来说你能够共情别人,意味你要能够投入到别人说的语境当中去,所谓神入,你能够设身处地去体会别人到底在什么地方,在说什么话,什么意思,这是第一种,共情能力也好,这是具备的第一种能力,否则人家说很多话,你根本不知所云,对接上的话根本南辕北辙,没办法好好说话。

第二种能力,你必须了解你和对方说话过程中你自己到底处在什么状态,不能跟着别人说呀说,确实很能进入对方,可是自己却不见了,这样不能给别人做反应,确实很深的体会到对方,构不成焦点,起不到支持作用,不能够对别人真正有推动帮助,这不叫沟通也不叫交流,只是单向理解别人,某种意义上说你被别人占据了,在小孩子和父母之间经常多见,小孩子很能体会大人,但是并没有自己。

这二种能力具备后是不是事情解决了呢,其实还不是,把这二种东西整合起来,你得知道你的感受在哪,同时能够反思刚才这个过程中你在什么位置说了什么话,建立在有感受的基础上,把感受和理智部分结合起来,这是一种整合能力,有了第三种能力后你和别人说话就没有问题了,你一定就会和别人好好说话。

18、在团体当中重现了类似于最原始的家庭团体的状态,这个状态当中激发出了成长过程中的种种体验,有好的也有不舒服的,都会出现,当你重新看见自己,就会发现重新找到矫正的机会,那些好的传递给别人,不足的重新矫正,而获得这些东西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能够让人清晰和确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其实这就是关于我是谁的问题。

当你能够从内心当中非常清晰确定自己是谁,而不是脑子里知道我是谁、你知道叫什么名字这不叫知道我是谁——你得知道你的感受有哪些,你是怎样的状态,碰到什么情况做什么反应,基于一个什么样的来源,这样你才知道你是谁。

同时你势必会涉及另外两个问题,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你从哪里来无非要搞清楚你父母在你身上留下的种种印记,逃不掉,你是从那长大的,一路上长成你自己,把很多你需要的很多感觉聚拢起来,变成自己认同的集合体,这个叫自己。

19、所谓的自我其实是一种想象,长大的过程中会产生各种各样真实的体验和感觉,这些真实的体验和感觉是一个个片段,这些片段并不足以让你产生出一个“我是一个人”、“我是谁”的同一性和整合性的感觉,必须借助想象的能力把这些一段又一段的体验拼凑起来,变成一个完整的关于一个个体的感觉,这才产生了我是谁的感觉。

20、又成长又没有痛苦这是做梦,你为什么要成长这很简单:成长将会获得一种能力重新创造你自己,学会一种能力,可以把好的储存起来,把坏的慢慢放出去,这就是为什么要成长。

薛伟+邹政

2018年动力性团体

5月16~20日、8月22~26日、11月14~18日

北京·地面

招生火热进行中

更多信息请点击

↓↓↓

“我们以伤和伤而深深联结” | 最值得期待的薛伟邹政团体,招生正式开始

注:

团体仅招募24人

这24人,分为两个组

每组12人,轮流进行体验

无观察员

封闭、保密、深度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