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罗杰斯:我珍惜那些真正被倾听和理解的时刻

 

文/卡尔·罗杰斯

本文摘自《人的潜能和价值》

图/Tom Fabia

我愿人听我倾诉

我希望人们能听我倾诉出自己的心里话。

在我的一生中,有好几次我感到自己因无法解决问题而火冒三丈,或者陷入苦恼不堪的恶性循环中而不能自拔,或者一时被绝望的心情和认为一切都毫无价值和意义的心情所压倒。可以肯定,在这些时候我已经处于病态的心理状态。

我比大多数人有幸的是,在这些时候我总能找到人倾诉自己的苦衷,由此使我从情绪纷乱中解脱出来。最幸运的是,他们往往能够比我自己更深刻地倾听和理解我的意思。

他们仅仅听我倾诉,从不进行褒贬评判,他们只是从各个角度和各种层次上倾听、澄清或答复我,对我所希望交流的思想作出反应。

我以亲身的体会可以证实,当你处于精神痛苦时,如果有人能听你诉说衷肠,同时又不试图评判你,不替你承担责任,不打算改变你,你就会感到非常愉快。这时,我内心的紧张就会解除。

我能和盘托出深藏在心底的令人恐怖的情感、罪过、失望、迷惘等等。这些东西已经成了我的全部体验中的组成部分。

当人们能够听我倾诉时,我可以通过一条新的途径重新窥见自己的内心世界,可以继续沿着生活之路走下去。

使人万分惊讶的是,如果有人倾听并理解你,那些可怕的情感就立刻变得可以忍受,那些似乎不可思议的因素都会变得合乎情理易于解释,而那些看来永远无法澄清的迷惘困惑也都变成比较清澈透明的涓涓细流。

我一直很珍视那些别人能以敏感的、充满感情的、聚精会神的方式听我倾诉的可贵时刻。

当我不能听懂别人的时候

当我不能倾听和理解说话人时,我会对自己感到不快。如果我只是没有理解对方的言语,或只是未能集中注意而忽略了对方的意思,或只是对方的用词使我费解,那么我对自己仅仅感到一些不满罢了。

但是,我会对自己真正感到愤怒,如果是因为我自以为已经知道对方要说什么而根本没有听,事后我才意识到我所听到的不过是我自以为他在诉说的意思而其实我什么也没听清。

更糟糕的是,如果我没有听进对方的话,是因为他的话可能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足以改变我的观点和行为。

不过,最坏的情况是,我力图歪曲对方的信息,使之符合我预先希望他要说的话,于是我听到的只是被曲解了的意思。

这一点非常微妙,然而使人吃惊的是,我却特别精于此道,只需要将对方的话作一点点改变,将其本意作一点点歪曲,我就不仅能把他说的话完全变成我想听的东西,而且把他本人也变成我所希望的人。

直到对方表示抗议,或者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正在不易察觉地篡改他的原意,这时我对自己简直感到厌恶。

从听话人的角度,我也明白这将多么令人沮丧,如果你被人看成是完全不同于你自己的那种人,或者你的话被人曲解为你根本不含有的意思。这种情形往往导致愤怒、困惑和幻灭。

当别人不能理解自己的时候

当我试图向人表达自己内心世界深处的某些思想感情,而对方却无法理解时,我感到极度沮丧,于是又关上我心灵的门扉。

当我冒险对人谈出自己的心里话,然而不被接受和理解时,我感受到一种使人泄气和孤独的体验。

我逐渐相信正是这种体验造成了某些人的精神病变,他们对别人能否理解自己已不再抱有希望,一旦如此,越来越稀奇古怪的内心世界就成了他们的唯一生活天地。他们的生活中没有与人交流接触的体验。

我知道,当我试图将自己那些隐秘的、珍贵的、突然闪现的情感对人表述,而对方却对此妄加评论,或肯定,或否定,或曲解我的本意时,我就会产生一种非常强烈的反 应,“啊,对他谈这些有什么用!”

在这种时候,任何人都能明白什么是孤独。

因此,你们都能看到在我的心目中,那种积极创造的、敏感准确的、富有感情而不带有任何褒贬的倾听和理解在人们的交往关系中是多么重要。对别人,我应该如此。同时,我也希望别人这样对待我。

我一生中已经有好几次,别人的这种充分理解的倾听对我来说已变得无比重耍。

当我这样倾听别人时,我感到自己的心灵在丰富发展;当别人能这样倾听我时,我则实实在在地感到自己的内心不仅在丰富发展,并且因解脱而轻松起来。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好奇

为什么收不到我们的文章推送了

因为微信改版啦

喜欢我们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的小伙伴们

按下面的提示打个星标

让我们不错过

 



慧心荣德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