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心理咨询疏导:疫情下的新年——应激症状后的一场虚惊

T仔是我好朋友,在武汉创业一年半。12月31号,武汉卫健委发布肺炎疫情,说华南海鲜城出现27个病例,我给T仔发微信,说:恭喜!一般出这种新闻,我就打死不去菜市场了。

 

T仔的创业项目,正是网上生鲜超市。类似盒马、每日优鲜,为住家、办公等场景的用户提供新鲜蔬菜、水果和生鲜。

说完那句,我又忍不住补了一句:虽然这样想不对,但现在武汉要是来一场非典,你们就是全市人民的香饽饽了。

万万没想到,非典这事,竟然被我这张臭嘴说中了。

后面的时间轴,我和T仔各忙各的,偶尔微信上面聊几句,谁也没再提肺炎的事。

1月20号,网上肺炎的消息越来越多,我一早看完担心,提醒T仔带口罩。结果,话音还没落的一个多小时里,我的涨乐财富通上,影视股几乎绿成一片。

可能大家都没有想到,这次肺炎最及时也最极致做出反应的,不是武汉人民,也不是医疗专家,而是影视股。

我把消息转给T仔,我俩断断续续聊了一个下午,傍晚,T仔决定,明天带父母离开武汉去宜昌。

从那天晚上,武汉肺炎的消息就在网上愈演愈烈,而我虚惊一场的新年,也悄然拉开帷幕。

1月21号,我不明所以的开始干咳,畏寒,到晚上居然开始发烧,拿温度计一测,37.3,低烧,乏力,所有症状几乎跟网上通报的武汉肺炎初期症状完全吻合。

我心里盘算着,近20天来我没去过武汉,没接触过湖北人,每天家、健身房两点一线,这症状谁传给我的?

难道是因为我希望T仔生意好,诅咒了武汉人民,遭报应了?

这问题无解,无解的问题我一般不会花时间去想。我的习惯是,面对事实,解决问题。

我开始想下面的安排,一般感冒5-7天,可以预留5天观察期,这个阶段先吃药,布洛芬退烧,泰诺和消炎药加持,川贝止咳,这期间如果恶化,还要做好三项安排:一,处理好宠物;二,安排好工作;三,收拾行李箱,以防隔离带去医院。

七七八八想一通,我心里稍微有点谱,停了一下,结果恐惧的情绪忽然起来,有点害怕!但我还是努力扼制,强忍身体无力,加衣服出门遛狗。

好在布洛芬起了很大作用,那天晚上我发了一身汗,烧也随之退了。

1月22号,情况继续,武汉肺炎的各项症状继续,又加了一项,腹泻,我也中了。我跟人在宜昌的T仔抱怨,他让我药不能停。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灵感,忽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告诉他我肯定不是肺炎,我这是系统的自我更新和进化,眼看大灾要来,先小病一场,把旧细胞都迭代,换一批新的,来面对新型的病毒,迎接更大的挑战!

我讲的慷慨激昂,讲的几乎连我自己都感动了,也许这个牛皮吹的好,我忽然又有了一个新灵感,我这个感冒会不会是一个假的感冒吧?

大灾来临,我因为心理上的紧张和恐惧,产生了一个应激反应,对照新闻里的症状复现在身体上。或者简单说,恐惧导致抵抗力和免疫力下降,本来身体里被抑制的流感病毒冒出头来,开始干坏事。

这个想法当时让我小小的兴奋了一下,好像我看穿了自己潜意识里的坏人格,正在龇牙咧嘴,故意跟我耍花招。

潜意识只要被看见,被理解,被接住,负面能量就会大打折扣。我好像是从那一刻开始,心理上产生了扭转。

1月23号,心态虽然变好了,症状却没有减轻,甚至因为我嘚瑟,停掉了布洛芬,夜里还一度烧到了37.6,达到了本次感冒的体温峰值。但我没有退缩,依旧坚定地认为我没有大问题。

这天凌晨2点,政府宣布8小时后武汉封城,疫情再度升级,或许情绪上的紧张也使得我的症状没有减轻。

但是,这天下午,我开始在朋友圈里有了好几个惊喜的发现,有好几个人同时抱怨,说自己感冒了,没有湖北接触史,也没有武汉出入史,个个症状接近,个个忧心忡忡。

我忽然又觉得安心了。看来不止我一个,当大的恐慌和灾难来临时,有时候没病,生生把自己吓出了病,彰显出来的外在症状,或许都被潜意识教唆并且包装成了疫情的症状。

1月24号,带着坚信自己不会感染武汉肺炎的觉知,睡了不到四个小时。睡醒,我发现自己流鼻涕了。

这辈子还没有哪一次流鼻涕流的这么开心!

网上说因为武汉肺炎不流鼻涕。喜极而泣的我没有中招,随着鼻涕出现,也说明我消炎成功,症状正在减轻。

从那天开始,我就彻底相信,这次的感冒,只是心理上的紧张和恐惧导致的应激反应。疫情之下,我在一场虚惊中努力镇定,迎来了这个新年。

传说,历史上的每个庚子鼠年都有颇多不平事,1840,1900,1960,再到2020……

今年的开年颇不太平,伊朗和美国差点打起来,俄罗斯政府人员全体辞职,澳大利亚的山火仍在蔓延,但我们最为关心的,还是那些离别和结束:中国有蔓延全国的疫情,科比直升机遇难……每天起床,看见社交媒体上的种种消息,实在令人痛心不已,但正是如此,那些闪耀着善意的时刻才格外动人。

每一份暖意和善意,在这黑暗、混乱、失控的时候,像光芒一样熠熠生辉。

我讨厌疾病,我憎恶离别,我害怕再看见死亡和痛苦了。但一定硬要给它们找个什么意义的话,我只能想到:这些病痛和离别,是为了警醒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

直到失去的那一刻,我们也许才会发现那些在过去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极度脆弱。

它们并非天然存在、并非牢不可破,而是要有着极大的运气、和背后无数的辛苦付出,才能帮助我们维持。

所以,也许我们要带着这份心情,开始2020年了。

希望自己和大家都能够保持镇定,守住这一年。

北京慧心荣德心理咨询中心

2020/2/8

更多疫情相关心理咨询信息点击:北京疫情心理咨询



慧心荣德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