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格:每个人都是雌雄同体 | 人在中年将如何转变?

文/卡尔·荣格

本文摘自《人的潜能和价值》

原题《人生的各阶段》

译/许金声

转变阶段

中年期

统计数字表明,四十岁左右男性的心理抑郁发生较早期频繁。妇女中神经机能上的障碍开始得更早一些。我们看到,在人生三十五至四十岁这一阶段,人精神上的一个重要转变正在酝酿。最初,并不是意识的显著的转变;相反,却是转变的某些间接迹象,这个转变似乎产生于无意识。

经常是这样:一个人的性格发生缓慢变化,另一个身上某些在童年就消失的特征再次显现。或者一个人原先的爱好和兴趣减弱了,为其它爱好、兴趣取代。与此相反,一个人所持有的、特别是道德方面的信念、原则开始变得坚定,而且日益僵化,一直持续到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盲信偏执时期。仿佛这些原则的存在遭到危害,因此有必要更加强调它们。

岁月流逝,青春的美酒并不总是清澈的。有时它会变得混浊。上面提到的所有现象在相当片面的人身上最能看到,或早或晚都能出现。在我看来,似乎有一个事实经常推迟它们的出现, 即如果他们的父母仍在世。这时,仿佛青年时期过分拖长了。我特别在一些其父长寿的男性身上见到这种例子。父亲的去世对他们几乎是一场大难,使他们骤然成熟。

我认识一个虔信宗教的教会执事。他从四十岁起,对道德说教和宗教显出日益增强的抵触,最后甚至发展到难以忍受的地步。其间,他的心绪明显地越变越坏,最后他简直就是教堂里一根阴郁的、下沉的柱子。就这样他到了五十五岁。然而突然间,在一天半夜他从床上坐起来对妻子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不过是—个平庸的无赖。”这样的醒悟当然会带来一定后果,他暮年过起放纵的生活,挥霍了大部分财产。显然很受人欢迎的一个人,竟能走两种极端!

成年阶段频繁出现的神经骚乱有一个共同点:它们要把青年阶段的心理带入所谓的谨慎之年。谁都会认识几个感伤的老年绅士,他们或者整日对学生时代津津乐道,要么就靠对英勇的青年时代的回忆来激起生活的浪花,否则就沉入毫无生气的市侩作风。诚然,一般说来,他们有这样一个不应轻视的优点,他们并不神经过敏,不过是有些乏味、僵化而已。而对于神经过敏的人,眼前的一切从来不能如愿,因此他们也从来不能从往事中得到乐趣。

由于神经过敏者过去不能脱离童年,现在他也不能与青年期分手,“正在接近成年”这样的阴郁思想使他退缩,感到前景无法忍受,因此他总是竭力向后看。正像孩子在未知的世界和人生前退缩一样,成年人面对后半生也退缩了。仿佛未知的危险的任务在等着他,仿佛他遭受到牺牲和损失的威胁,这些是他不愿接受的;或者仿佛到目前为止他的生活如此美好、宝贵,以致不能放弃它。

或许归根到底是惧怕死亡?我看似乎不大可能,因为一般来说死亡仍旧十分遥远,因而也比较抽象。经验倒是告诉我们,过渡时期中这些困难的基本起因全在于精神世界里一个由来已久的、特殊的变化。为描述这个变化的特点,我必须用每日太阳的出没来作比较。这个太阳,即人的感情和有限意识。

清晨,太阳从无意识的夜海中升起,俯瞰广阔、灿烂的世界。随着她在太空中不断升高,眼前的世界越发辽阔。随着自身的升高,活动领域不断扩展,太阳会发现自身的意义,将会看到自己可能达到的最大告诉,可能给予的最广泛的赐福——这就是它的目标。

太阳循着自己的道路走向未知的顶峰。“未知”,是因为这个人性的历程独一无二,其顶点无法预测。正午时刻,下降开始。下降意味着清晨的理想反向重演。太阳陷入自我矛盾,仿佛它该收回而不是放射光芒。光与热渐渐衰弱,最终消失了。

所有的比喻都有缺陷,但这个比喻至少不比其他比喻更蹩足。一句法国格言愤世嫉俗而又无可奈何地总结道:“愿青年人懂得更多,愿老年人做得更多。

幸而我们不是升落的太阳,否则这会与我们文化的价值有很大抵触。然而我们确有某些类似太阳的特点。若谈到人生的清晨与春天,人生的黄昏与秋天,并不仅仅是在使用感伤的词语。使用太阳的反向重演来比喻身体特征的改变,我们表达了心理的真实情况,更表达了生理事实。特别是在南方民族中,人们可以观察到渐老的妇人嗓音变得低哑,微露胡髭,五官粗丑,以及其他—些男性特点。另一方面,女性特征又使男性体格线条变得柔和,如多脂肪、面部表情柔和等。

一份人种学文献里有段有趣的叙述,讲到一个印第安部落的头目在中年时梦见了圣灵。圣灵通知他,从现在起,他必须坐在妇女和儿童中间,穿妇女的衣服,吃妇女的食物。他遵从了这个梦,并没有丧失威信。这个幻觉是人到中年时心理变革的真实表现,是生命衰退的开始。男人的价值甚至他的身体的确有向其对立面转变的倾向。

我们可将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以及他们的心理成份比作许多物质的一个固定贮存量。人生的前半期中,对这些物质的使用量是不等量的。一个男人消耗掉大量男性物质,仅留下少量女性物质,这些物质现在必须投入使用。相反,女人则让她迄今尚未动用的男性物质活跃起来。

这一转变,在精神领域内比在肉体领域内更为显著。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个四十五岁或五十岁的男子结束了他的生意,接着他的妻子开始掌权当家,开起一个小店,他在这个小店也许只帮助干零活。有许多妇女在四十岁以后才认识到社会责任和社会意识的重要性。在现代商业生活里,特别是在美国,四十岁时神经崩溃是很普通的事情。如果检查受害者就会发现,崩溃的是—直固守阵地的男性生活方式,如今剩下的只是个柔弱的男人了。反之亦然,在同样的领域里可以观察到后半生中发展了显著男性意志的妇女,这种意志将多情善感抛在一边。这种转变通常伴随各种婚姻上的不幸。因为不难想象,当丈夫发现了自己温柔敏感的感情,而妻子意识到自己情绪激烈时,将会发生什么情况。

最糟的是,有知识有教养的人在生活过程中甚至根本不知道这种转变的可能性。他们毫无思想准备就开始了后半生的生活。就像一般的大学向年轻人介绍有关世界的知识一样,或许有某种专为四十岁的人开设的大学,旨在使他们对未来的生活和生活的需要做好思想准备?

没有。我们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步入后半生的。更有甚者,我们在起步时幻想着以往的理想及所相信的真理仍将适用。但是,我们不能在人生的后半生按照青年时期的纲领来生活,因为在青年时代是伟大的事情到了晚年却会显得很渺小,在青年时期是真理,到了晚年却成为谎言。我为许多上了年纪的人作过心理治疗,经常探查他们灵魂的秘密,而并不为这种(以往相信的)真理所动摇。

未完待续

未来公众号将陆续推送后文,关于荣格划分的人生各阶段,以及各阶段面临的问题等~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持续关注~

(荣格《人生的各阶段》系列

  篇一:为什么人有这么多的问题?        

篇二:荣格:意识最初是怎样产生的?

        篇二 : 荣格:追求成就并不能解决人生问题

×××

更多关于情绪管理内容,请访问:情绪管理心理咨询

我们是:慧心荣德心理(ID:huixinrongde):一家专业的北京心理咨询中心,同时致力于心理学知识的普及工作。我们试图唤醒大多数人关注自身内心的力量,发现自己,认识自己,从而拥有自在人生。



推荐咨询师

常蕾

孙杨柳

高杰


慧心荣德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