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神经症冲突,让你的生命鲜活,让你的灵魂有期待

文/栾晶

×××

看完《人间世》第二季第一集,我看了底下的评论,其中有一条大意是:作为纪录片,太过煽情。

他说的大概是安仔和妈妈告别的最后一个镜头:妈妈,宝贝永远爱你。我正是被这个镜头击中,拥紧熟睡的儿子。感慨于现在拥有的一切,这平凡的幸运与烦恼,是将死之人最求而不得。

如果你曾在凌晨失眠,一定体验过黑暗曾带给你的死亡焦虑。对死亡的焦虑,会带给你两种感受:一是害怕失去正拥有的一切;二是像看完人间世那样,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是的,看完纪录片后,那短暂的幸福与幸运感,也许促使你对身边人更加温柔,也许会拿走你的某些执念,也许会让你淡然放下。

但我猜想你从未获得过这种感觉带给你的长久好处——顶多在一顿早饭后,你生活中的烦恼又重新被塞入你的脑袋,不论你用尽什么方法,它们也不会离开你。

你催促儿子快吃早饭,慌乱送去学校时,仍然想要一个安宁的早晨,心里无数遍怀疑自己当初生小孩的决定;

你的配偶无法如你预期,他既在养育孩子方面帮不上什么忙,也不能给你热切的目光与激情。他平凡地油腻着,浑身流淌着中年男人的各种不能;

你困扰于人际关系中的各种小情绪,这些小情绪大多数时间被你这样对待——这点情绪算什么呀?尤其在你看完人间世后,它们就更加微小到不堪;

你每天和这些情绪打交道,熟悉到像你身上的细胞,但你唾弃它们。在被一次死亡焦虑冲击后,你的唾弃达到高潮:它们就不该存在。因为你还活着,拥有健康的自己,健康的丈夫,健康的小孩。

可此前,你从未在某个早晨起来,发现自己活蹦乱跳地在试图搞定活蹦乱跳的儿子,发现老公虽未活蹦乱跳,也并未命不久矣,因此而欢呼雀跃,怀抱一颗感恩的心过。

你被死亡焦虑击中,才决定宽容这一切,你决定多宽容这一切,你就有多不宽容它们。

这并不是感恩,也并不是真正的宽容,这只是一种防御。用死亡焦虑来防御掉你的神经症冲突,用死亡焦虑,防御掉你与柴米油盐摩擦的各种小情绪。

你对孩子的要求,对老公的期待,对自己的不满,以及这所有期待求而不得后的委屈、愤怒、不甘。

你在用死亡焦虑试图对抗这些,你的对抗方式是:消灭它。只因为我还活着。

可当活着,成为生命最值得感恩的追求,其余的追求却被要求最小化,这生命也未必真实可信。

因为你的神经症冲突,你的小情绪,你的柴米油盐,你的求而不得,你对孩子的要求你与老公的争吵。它们,也许正是被用来防御死亡焦虑的。

它们让你的生命鲜活,让你的灵魂有冲突和期待,让你有喜怒哀乐,让你感受生命的活着,而不只是肉体的活着。

当你决定更加感恩于现在的生活,其实你默认那些不感恩是不该存在的。最大的宽容不是消灭它们,而是将它们作为一种存在看待。

它们就只是存在而已,就一如你那些矫情的小情绪,就像细胞一样活在你身上。

医院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是因为所有一切都被生死掩盖。在死亡面前,所有一切并非消失,只是暂时防御。当生活回到正常状态,由死亡带来的恐惧,会被这些烦恼防御起来。不然你想,是整天担心柴米油盐来得划算,还是一个人整天害怕自己会死去?

医院和生死,人间世;

蜉蝣与大象,皆在人世间。

我们是:慧心荣德心理(ID:huixinrongde):一家专业的心理咨询中心,同时致力于心理学知识的普及工作。我们试图唤醒大多数人关注自身内心的力量,发现自己,认识自己,从而拥有自在人生。



慧心荣德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