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我想既对你表达恨,也对你表达爱。

文/栾晶

1

我有一个恨得牙痒痒的朋友。

这家伙也是个心理咨询师,但毛毛躁躁的。

你说她毛毛躁躁,有时候又心细如发。恨得牙痒痒,是因为她总在你不希望她毛躁的时候毛躁,不希望她细的时候细如发。

我俩有过好几次凶险的争吵。

一次是在5年前,我们和平分手,那天我们微信狂聊一整天,围绕着“到底分不分手”。

协商未果,我们说了一句再见的话:没有什么关系是必须到永远的。

我们微笑着再见了。

但心里也会疑惑,恋人分手会说句:我们以后还是朋友。朋友分手后说什么呢?

我俩认真地说:我们以后还是同学。

一来二去,眉来眼去,俩人又好上了。

机缘巧合成了工作伙伴,小吵大吵不断。

第二次剧烈的争论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我说:我简直受不了你,不想和你继续共事。她说:我也有点怕了你了,爱来不来。

神奇的是,这次关系存活下来了。

而且在几年的相处过程中,关系中发生了明显的转换。我发现我获得了一种新的体验:我可以对她绝对真诚。

这是很迷人的,但是很危险。

因为当你对一个人绝对真诚的时候,通常会伴随着害怕。你会害怕被误解、被指责、被疏远,最后百口莫辩。

我们经历了被彼此误解、指责、疏远,也百口莫辩。挣扎着想要改变对方,失败,也放弃过关系。

最后这个全新的体验是,我可以绝对真诚,也可以被误解,被指责,被疏远。百口莫辩,百口是为辩准备的,辩是为害怕准备的。当你不怕不辩,一张嘴就够了。那张嘴哪怕不说话,都够。

这个关系像是一个球,被我们一起拿在手里把玩。从球火热的正面,滚到侧面,最后见识过球最阴暗的反面,这个球发现,它还在我们手里呆着,它就开始转动起来。

当它转动起来的时候,我们的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完整的球,也就是,那个最真实和完整的关系。

谢天谢地,它还活着。

2

很多关系,滋生在火热的那一面,死在了相反面。

我们很难在关系中绝对真诚,因为那意味着,你不仅仅表达温暖,也会表达不满。你不知道表达不满和负面情绪后会发生什么。

对方很容易认为你是在指责他,关系莫名会发生变化。

这是怎么发生的?你会认为,这一切是你在表达不满后,被动等待的一个结果。就好像是,你在等着被判刑。

其实不一定。

有一种情况确实是,对方接收到你的不满,将它认定为指责,放弃沟通和继续交往的想法,直接判了你死刑。

有一种关系叫:缘分已尽。

最好不要往自己身上揽,遇见了问题,多从别人身上找找原因。

还有一种情况是,你表达完不满后,静静呆着等对方的反应。你以为你是静静地呆着,其实很猥琐。你满脸写着:我做错事了,快来蹂躏我。

你自己已经很不安了,在这个不安的状态里会发生什么?

对方:这货如此猥琐,肯定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不管,先不理他再说。

你:完了,他生气了。

然后你会做出几种应对方式:1、不敢靠近,默默远离;2、攻击回去。

对方接收到的是什么:明明你做错了你还敢不理我,老子也不理你。

你居然攻击我?我跟你拼了。

有一种关系叫:莫名其妙就死了。

3

我回想了一下,我和这个朋友之间的真诚以什么形式发生。

我们会交换感受,不论好的,坏的。好的感受暂且不表,太腻。

表达不好的感受,我会告诉她:这件事你这样做,让我很不爽,我觉得很不安全。

她会说:恩。

这个“恩”字用得好,它表达了作者对朋友的理解之情。

很简陋的一个字,我会觉得它事先被放出来,证明我被看到了。

然后她会做一些解释:我这样做,是因为如何如何,如何如何。

我说:哦,原来是这样。但是我还是不爽。

她说:那你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吗?

我:最好是能改改。

她:不改。

我:滚。

有时候她会来表达。

她:你怎么界限感这么清晰,我觉得很不舒服。

我:我觉得我挺舒服的。

她:他妈的... ...

我:我也不太清楚我能为你的不舒服做点什么... ...

她:也没啥需要你做的,我就是发发牢骚。

4

我们要问自己,你表达这个不满的时候,你的目的是什么?

或者说你有很多目的,1、被看到;2、希望对方改变;3、拉近关系。

但你要问问,那个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当你最主要的目的,是在证明“你不对,所以我才感觉如此糟糕,我希望你能改变”。这个表达出来的结果很让人担忧。

对方会跟你对抗。

而你表达感受是为了能让对方看到自己,使得关系更加紧密,当然,最好顺便改变一下,不改?也不要紧,我接受你是这样。

也就是,我们扔出自己的情绪出去,那个目的不是为了让对方为你的情绪负责。

你有能力为自己的情绪负责。

这个扔出去,就好多了。

5

扔出去以后,是危险的,有很多种互动的组合会让你们的关系断掉。

什么互动?

那就要看你们双方是如何去解读对方的小动作的,那如何解读呢?由不得你。每个人有他自己解读别人的译本,这个译本,别人干涉不了,帮不上什么忙。

百口莫辩,说的就是你一百张口,也比不过他那个自带的译本。

你觉得很奇怪,我解释得这么清楚了,你在误解什么?

你觉得他在误解你,在他那里,这个答案是正确无比的。因为他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去理解世界和别人的。

你被误解了,他误解了你。

他有时候伤害了你,有时候讨厌你,有时候憎恨你。

你呢?

你愿意和他呆在一起吗?

你愿意相信,不是你出了问题,是他的译本和你不一样吗?

你能不从关系中逃走,就这么陪伴在他身边吗?

你能接受这个球滚到了阴暗冰冷的那一面吗?

你能静静呆在那一面,等着它再次转动起来吗?

你能接受恨起来时,爱还在另半球吗?

你能不能......不要放手。

哎。

你也有自己的译本。

和你放手的理由。

6

我们以为,恨起来时,爱就不在了。

当我们恨一个人时,是很令人害怕的。你觉得这个恨,会摧毁爱。它的存在,是妨碍了爱。

或者,你不相信,一个人恨你,他还会爱你。

你不敢对别人表达,是因为你相信别人和你一样,一旦你表达了恨,别人就不相信你爱了。

怎么办?要找一个既能够爱,又能够恨的人,再去敞开自己吗?

不如你先来吧。

你先相信,有一种关系,既可以被允许表达爱,也可以表达恨,还不会断掉。你先让别人有这样的体验,你先让别人相信,他在你那里可以自如表达,他才能真的相信。

然后,他才能允许你去表达。

然后,你会获得全新的关系体验。

从爱你中,我看到了我正在被爱。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