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愤怒不是为了谴责你,只是为了更真实地面对我自己

文/栾晶

一个中年男人常年失眠,久治无效,经过精神分析后,回忆起了童年的一件事:他的父母背着他离婚,一次幼小的他睡着了,母亲悄悄走了,再没回来。

我们不难想象这个小男孩潜意识发生了什么,但我们其实很难想象他发生过什么。人类的痛苦类似,但从不能身传,我们只能通过想象来理解别人经历过什么。

对痛苦的想象力缺乏的人,不太适合从事这个行业。

这个小男孩,睁着血红的眼睛怒瞪着这个世界,直到成长为一个中年男人。他的睡眠剥夺了他的母亲,他剥夺了自己的睡眠。

有多少和他类似的小男孩,终身如此。

有一个不如这个案例极端,但类似的,是我曾经遇见的一位小姑娘。在她的大部分时间里,她无法集中注意力做事。比如看书,看一页两页她必须要去看一下手机;认真工作的时候,也需要没多久看一眼微信或QQ;她不会让自己沉迷在任何事情里,因此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她说:我害怕。

每当她做自己事情的时候,她就担心有人找她,而她却不知道。每当她要沉迷于某样东西时,她就强迫自己抽离出来,因为她感到莫名的害怕。

后来她回忆起一件事:小时候有一次她认真看书,妈妈和她说话她听不到。妈妈突然暴怒,跳起来将她的书撕得粉碎。

她也回忆起,小的时候她做事情是可以非常入迷的,尤其是看书时,可以进入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的境界。但每当她如此认真做自己事情的时候,妈妈就会出现,要求她做一些别的事情,或者让她解释一下自己正在做的事。

她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很难再进入那种忘我的状态,她总是感觉有人随时会侵入她,尤其是在她非常认真的时候,她通常引起父母的暴怒。这种对周围失去觉知的状态让她感觉非常不安全,因此她不再允许自己进入自己的世界中,而始终保持着对世界的警惕。

由此我们心理学同道也不难猜测到:她的人际关系紧张,身体僵硬,总是绷得笔直。这种在人际关系中的胆怯很可能是投射了太多敌意出去。即——她不能也不允许自己感受到环境是安全的,她不能也不允许自己放松,因为这意味着随时被攻击。

为什么我说对痛苦缺乏想象力的人不适合做这个行业?

我们很多人在去面对心理咨询师的时候,采取了很多自救的方式,其中包括:对别人倾诉。但你会发现,很难有人能够理解你,你很容易感受到二次创伤。

这些二次创伤中,最能杀伤人的一句话是:

你怎么不想想你经历的好的事情?为什么总是揪着这点痛苦不放?我真的感觉不到这有多大不了的,为什么就值得你如此痛苦?

尤其是痛苦带来情绪问题的人们,表露情绪或者情绪失控,会引发他们强烈的羞耻心。有时候他们为了不让别人认为他们太过异常,会袒露自己为何如此的理由。

随之就感觉更糟糕:这个理由被否定了。

你不过就经历了这些,为什么值得你那些?

尤其是这些话是身边亲密的人说出来的,越是如此,越容易让人心碎欲裂。

如果你经历过这些,如果你正在经历这些,请不要沮丧,不要失去对人的希望。请不要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理解你,只是你恰好没有遇见能理解你的人。也不要指责你的亲人朋友们,他们已经尽力给了你他们的抚慰,他们事先并不知道这会在你心上插上一把刀子,毕竟他们不是心理咨询师。

是不是感觉到我一直在歪楼?是啊,这些话与主题无关,没办法就是想说。

回到主题吧。

这样的父母真的很多,如果你要问他们到底在干吗,其实也很好理解。当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时,会引发他们的恐慌,如果你不能理解这种恐慌——是不是你就更加能理解那些不能理解你的人呢?

没关系,你可以参照一下,当有时候你看到你老公沉迷于打游戏时,你的心情如何?虽然不尽相同,但总有类似。

假如你仔细斟酌,你会发现你有害怕,当你的老公打游戏、看电视、出去玩,你会有被“剩下”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

我不是最重要的,你可以有你自己的生活,假如有一天没有我,你也能过得很好,你的快乐不是全然由我给予的,你居然可以创造自己的快乐。

父母曾经对你的,大概也类似如此。

你居然沉迷在一本书里无视我,你居然可以拥有除我之外的快乐,我感到我不重要,不被你需要了。我通过打扰你学习的过程,毁掉你的注意力,从而使你失去学习的能力,从而使你永远无能,永远被我贬低,永远留在我身边。

我在很多次,我的来访者倾诉他父母对他们做下的事后,都会有愤怒。但我极少能从来访者口中,直接听到“愤怒”的情绪。

有时候时机成熟,我会反馈给他们:其实我觉得此刻我有些愤怒。

然而我的愤怒通常会吓到他们,有些人会告诉我:我没有,我能理解父母,我觉得他们也是爱我的。

然后我就会觉察到的,我的愤怒会慢慢变为无力。

我猜想这是我的来访者投射给我的:假如我连对父母愤怒的权利都没有,我还能做什么?我感到无力。

我写到这里,我感到很愤怒。我愤怒是因为我当下体验到的就是愤怒,我觉得这个小孩当初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我替他愤怒;我因为我自己也曾经是孩子,我深深地共情他,我愤怒;我因为自己也为人母亲,我愤怒于有些父母会这么对自己的孩子。

我愤怒是因为我愤怒,而不是我要去谴责谁;

我愤怒是因为有人遭受了这样的对待,而不是我觉得犯下这件事的人该死;

我愤怒是因为你可以这样对我,我也可以愤怒。

我原本想打:我愤怒是因为我得先允许自己愤怒,才能原谅你。现在我改为:我愤怒是因为我得先真实地面对过自己,才能真实地面对你和世界。

原谅不原谅,并不是最终的目的。

于是这个孩子,一直不允许自己进入专注的世界中,她与开头那个小男孩一样,始终怒瞪着双眼,监视着这个世界。父母曾经是她的整个世界,这个世界从未让她安心。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让这个小孩立即变好,我也不确定她这样是不好。

首先能看到自己投射出去的敌意,一方面是曾经的世界存在的危险,一方面是你对这世界的愤怒;

然后,假如觉得不安全,就先紧绷着吧,也许能顺便夹死一只妄图吸血的蚊子呢?注意力不集中——你不也活了这几十年。

最后,真实地流露你自己,不要试图去掩盖。很多问题,正是因为你不接纳自己的害怕带来的。



推荐咨询师

徐凯文博士

布菲

黄恺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