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你不该这样对我

文/栾晶(公众号:栾晶)

1

我在做沙盘治疗的时候,和我关系建立得比较好的家长,有时候我会和他们探讨一个议题:

假如你的孩子长大了,他决定要上战场,你们都知道九死一生,你让,还是不让。

这是对每个家长都十分残酷的话题,它同时严肃地提出思考:每个人是否有权决定,他如何去使用他的生命。

哪怕他选择的是走向生命的毁灭,为了获得比存在本身更重要的意义。

而作为他的亲人,你是否会为了在你的人生中,挽留住你所爱的人,而去阻止他?

2

这是一个关于人格独立的议题。

即:一个人如何去使用他的生命,是他至高无上的权利。

上面这个话题,最为极致和触目惊心地将这个议题呈现出来。

在生活中,我们很少面临这样的选择。

我们常常面临的是:

一个大量抽烟的丈夫,有一个担忧丈夫的健康而竭力阻止的妻子。妻子逼迫丈夫发下毒誓以后绝不再抽。丈夫发誓了,妻子不敢信,发现丈夫偷偷抽烟后——你是一个不讲信用的人,连抽烟这种小事都会骗我,我还有什么能信你?

儿媳很懒散,家里只要维持基本干净就可以,花钱大手大脚。婆婆看不顺眼,苦口婆心没用,变为默默的嫌弃——你本来可以更好,你更加干净你住着也舒服,花钱少些会过日子。

孩子自得其乐,取得一点成绩自己就高兴半天,父母认为——你应该更加上进,这样你的未来会更加好。

丈夫木讷,照顾孩子不得力,也谈不上对妻子的体贴,在他的人生规划中,作为丈夫他只希望及格,甚至不及格也不要紧。而妻子想要的,是高分丈夫。

最惨烈的情绪爆发,往往不是重大创伤,而是这些“求而不得”“你为何做不到”,所带来的歇斯底里。

这种情绪爆发最为痛苦和绝望,因为你发现不论你如何痛苦,对方也还是做不到。对方不会因为你痛苦,而改变他的生命。

你痛苦到满地打滚,对方岿然不动。

而你此时会陷入自我的厌恶中,因为这些事情难以言说,你不能去对别人说:我因为丈夫不够体贴,忘记了我的生日,我因为孩子没有按时写完作业,我因为儿媳不够勤俭持家,就崩溃了。

你害怕别人嫌弃你,你先嫌弃了自己。

3

陷入这种情绪,是因为边界不清。

边界不清会带来很多问题:

它让你对别人过度要求;

它欺骗你,让你觉得别人一定要做到你的要求;

它引诱你去设法改变别人,它的理由是这个人是你最亲的人,理应为你改变;

它为你设下这些坚不可摧的信念,坚硬如围墙,包裹着你。而别人一旦做不到,这些围墙倒下的瞬间,极大地重创了你。

没有什么比信念受损,更加让人绝望。

当你绝望到情绪频繁失控,你会产生怀疑,生活是否是哪里出了错?我是否该去寻求一些帮助?于是你会去看书,去参加小组,接受心理咨询。

你决心去改变,因为你痛苦。

而在此之前,你的亲人朋友,无数次指出你的缺点。你的丈夫认为你不该这样对他过度要求,他希望你改变。你的儿媳跟你沟通无数次,她希望你能接受这样的她。你的朋友认为你过于强势,太挑剔,希望你不要这样对他。

你都没有变,因为你那时并不认为自己痛苦。

所以,别人也一样啊。

你试图用自己的痛苦改变别人,那是无效的。别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发生改变?

像你一样,焦虑痛苦,自发求助。

很多人,有很强的求助愿望,在接受了很长时间的心理治疗,努力了很久后,才会发生一点变化。你还会认为,改变一个人很容易吗?

4

该翻过来说了。

你的妻子不让你抽烟,对你如此挑剔;你的朋友对你如此强硬,总说让你伤心的话;你的婆婆总认为你不够好。

他们对你恶言相向,横加指责。

所以,他们错了吗?需要改变吗?

遗憾的是,他们有权这样对你。

别人可以是任何模样,有权对你做任何事。这句话还可以这样说:别人可以是任何模样,哪怕是糟糕的模样,别人可以对你做任何事,哪怕是糟糕的事。

当你感觉愤怒的时候,你很自然会想:是你不应该这样,你不该这样对我,所以我才会愤怒。

这个愤怒也会极大影响你的情绪,让你在关系中被捆住手脚,动弹不得。

于是你寄希望于:希望他们有一天可以认识到自己的局限,不这样对我。这与他们对你做的事如出一辙:都是在试图别人发生改变。

你能做的,惟有修行自己,让自己在别人的横加指责下,不那么愤怒,或者,即使非常愤怒,也能维持自我功能。

这样,你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和解脱。

能被你真正握在手里的,是你自己的灵魂,而非别人的言行。

5

有人会问:那么,伤害别人,也是他们的自由吗?

抛开法律,从自我意志层面来说,我认为是的。

他们愿意付出代价。

过度要求别人被拒后,承担那种痛苦;伤害别人后,承担牢狱之灾;

我认为有因果,便有约束。

能极大约束别人行为的,是他内在的交换。而非外物或别人。

例如:我为了让自己解脱痛苦,而不再要求别人;我为了人身自由,而不去触犯法律;我为了内心的平衡,而选择修行自己。

你的孩子选择平庸,因为他的内心做了交换:我用放弃成为人上人,交换我清闲安逸的一生;

你的丈夫选择继续抽烟:我用承担可能会减少寿命的风险,来让我抽烟缓解现实的焦虑;

你的配偶选择做60分的配偶:我选择不满足你的90分,同时我承担我可能会被离婚。

你的儿媳花钱无节制,家里乱七八糟:我选择舒服和安逸,忍受失去控制的痛苦。

这些选择都是他们自己的,内心里对后果早有预期,同时他们用自己的人生去承担。

还有人会问:如何能允许别人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不去过度要求呢?

首先你承认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人后,你自然会将他人看得独立。

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6

所以,当有人要伤害我们的时候,你光喊:不要伤害我,是没用的。

他早已经准备好了你的医药费。

此时你能做的,惟有承认他可能会伤害你。然后——

你提前学好了跆拳道;

你做好安全保护意识,一个人不走夜路;

你被伤害的时候,有有效的防御手段;

假如你没打得过,被揍了一顿,你也并不觉得自己无能。

当身处人群,你惟有奋力保护自己,不为人所伤。

欢迎关注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公众号:huixinrongde
更多情绪管理相关知识请关注:情绪管理心理咨询


推荐咨询师

徐凯文 博士

布菲

马晓年


慧心荣德北京心理咨询中心  京ICP备09034732号-3